精彩小说尽在91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历史> 覆汉 > 第十一章 请赏

第十一章 请赏

榴弹怕水 2020-03-27 04:18:05

侯太守年逾四旬,虽然因为在军事要塞里,穿着比较随意,既没有官服也没有佩戴他那标志性的青绶,但依旧收拾的仪表堂堂,配上颌下三缕长须,倒也显得格外精神。

实际上,这位太守也确实正处于一个高级官员的黄金年龄。而且以公孙珣对他的印象来说,此人也是个很有水平的主,并不是多么好糊弄的。

“贤侄赶紧起来吧。”房中别无他人,侯太守捻着自己颌下的长须,非常和气的就把对方叫起身来。“过来坐。”

起身倒也罢了,但是过去坐就免了,两人身份差距实在是太大,不仅是君臣,而且公孙瓒就在门前站着,人家又口称贤侄,也算是某种拐弯的长辈了,哪里有他过去坐的道理?

果然,侯太守也只是客气了一句,马上就开门见山了:“此番夜袭,实在是自檀石槐起势以来,我大汉边郡十余年间难得一见的大胜。我是真没想到,贤侄你年纪轻轻的竟然能有如此勇气,竟然敢以寡击众,夜战接敌,想来不愧是名族子弟。”

“府君言重了。”公孙珣束手而立,从容答道。“边郡子弟,不像是中原世家那般能够家学渊源,反倒是精通弓马,上阵杀敌,算是一种本份!”

侯太守闻言微微一笑:“说起学问,前天晚上你大兄已经跟我说了,说是你也想去洛阳求学于那大儒卢植?有这种上进心当然是好的,不通经传,哪里能够晓得道德人心?又哪里能够发挥才能为这天下燮理阴阳?而这事呢,也实在是简单。你看,荐书我都替你写好了,里面还有我的名刺……等过了年,你就和你族兄一起,以郡中的名义去进学好了,相互也有个照应。”

公孙珣赶紧上前接住这份对自己而言价值连城的荐书与名刺,然后再次拜谢。而拜谢后却依旧束手立在一旁,因为他算是听出来了,自己这位顶头上司还是很大方的,所谓一码归一码,去洛阳求学的事情这是被算到了前天晚上偷偷送来的那十几箱贿赂上面,跟之前的夜袭不沾边。

所以,接下来对方必然还有一番吩咐。

果然,侯太守眼睛一转,紧接着就问起了首级的问题:“对了,还有一事,贤侄是我们辽西郡主计室副史,这个统计的问题本来就是你的职责,你且说说,这次的斩首咱们辽西郡该如何和右北平郡分润呢?”

“回禀府君。”公孙珣张口即来,似乎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这种事情还是要两位府君自行商讨的,在下区区一个佐吏,实在是不敢多言……不过,敌酋柯最阙的首级无论如何都是我们辽西郡中单独所获,这是大功一件,郡中只要拿捏住了,那依在下看来,下面的普通首级,多一点少一点也无妨,就当是和王太守做个人情了。”

侯太守闻言连连点头,难得面露喜色……话说,大汉朝还是很注重军功的,对于两千石大员来说,这首级运作好了,说不定也是能换个爵位的。如果不要脸一点,给洛阳的几位大宦官那边送点钱,封侯都是可能的。

所以,就像对方说的那样,两个郡分功劳这种大事情,自然是要两位两千石大员亲自下场撕逼的!哪里会让他一个两百石小吏来分配功劳呢?找他过来问话,关键其实还是在于那个柯最阙的首级!而公孙珣这话呢,分明是问都不问,就直接把这个要紧的功劳交给了郡中,也就是自己来自由分配,这也就由不得侯太守喜上眉梢了。

当然了,既然如此,又是财帛又是功劳的,投桃报李,侯太守自问也必然不会让这个小子吃亏的。

“这话是老成谋国之言。”面上的喜色一闪而过后,侯太守很有风度的点了点头。“郡中定然会有说法的……对了贤侄,听说令堂公孙大娘宅心仁厚,前几日不仅亲自送来牛酒劳军,还让你家的安利号收走了不少无家可归的难民?”

“哎!”公孙珣的眼皮当即一跳。

话说,收拢难民这事,按照自己对自家老娘的了解,当然不是很单纯,但也可以说是某种好事,最起码能让那些失去家园的流民有个活路对不对?可是从官方角度来说,似乎确实又有点*感……这侯太守这时候提这事,是想干吗?

“不瞒贤侄。”侯太守似乎是看出了对方的担忧,所以很快就再度捻着胡须道。“咱们辽西郡是边郡,面积广大管理不便,同时还有乌桓、鲜卑各种杂胡杂居在郡中,更麻烦的是,鲜卑年年寇边,久而久之,这户口就遗失太多,令堂此番作为不仅无碍,而且是有益的……你还记得秋天那次管子城被破的事情吗?”

“自然记得。”

“去告诉令堂,管子城那里就多劳安利号费心了。一来,隆冬难熬,还要请安利号帮忙收拢一下迄今都还只能靠郡中接济的管子城难民,二来,管子城位于乌桓众部和鲜卑众部的汇集点,朝廷决不会弃之不顾,等明年青州、冀州、兖州支援的钱粮到了,估计是要重修的,到时候不如就交给安利号来负责了。”

还有这操作?又送人口又送生意的,还说的那么贴心?再说了,按照自己老娘的手段,这管子城一番折腾下来岂不是一小半就成自家的了?

当然了,心里这么想却不耽搁公孙珣深深一个长揖,代自家安利号笑纳了。

“还有一事,”侯太守继续道。“贤侄这一次终究是临阵接敌,亲自上阵搏杀的,想来应该是对那晚的战事知之甚详,那你知不知道此战中,咱们辽西郡发面都有谁立下殊勋,值得特别嘉奖呢?”

公孙珣最后等的就是这句话,只见他再度俯身拱手道:“回禀明府,这一战,我辽西郡中有两人表现着实可圈可点。”

“说来听听。”

“一个是在下族弟公孙越,他虽然没有临阵杀敌,却在后方协助在下族叔右北平公孙长史指挥若定,把握战机……发骑卒前后夹击,发步兵第次接应,都是他的首倡……”

“好!”侯太守左手捻着自己的长须,右手一抚几案,直接打断了公孙珣的话。“我就知道,你们公孙氏不愧是我辽西第一名族,世代忠诚于王事不避生死不说,俊杰也是层出不穷……你这族弟今年多大了?”

“只比末吏小一岁,体格已成,弓马俱在,而且粗通文墨,知账识数,如果这小子能够受府君青眼,听说……听说我令支县户曹吏上个月正好缺员?”

户曹,顾名思义,就是县里管理户籍、徭役、农桑、道路的超级实权部门。再加上东汉年间,地方上的豪强最大的财富其实就是隐匿的户口,所以这个户曹吏的重要性不问自知。

更别说,这可是公孙氏自家所在的令支本县户曹吏,公孙本族也好,安利号本部也好,都要受这个位置直接影响的。

总之,这个户曹吏的级别不过是百石吏,但权力极大,而韩当孜孜以求却还有些担心拿不到手的屯长虽然是个秩比两百石的级别,可你真要是让人选,估计这普通人十之八九还是要选户曹的。

甚至,如果不是之前侯太守的态度如此之好,公孙珣未必敢如此露骨的所求这个位置。

“哎!”侯太守思索片刻,旋即摇头。“立下如此功劳,怎么能屈居一个区区户曹吏呢?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苛待名族子弟?”

公孙珣眼皮一跳,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样好了,你说你那族弟比你小一岁?”

“是。”

“尚未通经传吧?”

“是。”公孙珣心里陡然一喜。

“那卢公也是海内名儒。”侯太守继续说道。“我要是以郡中的名义荐太多人也不合适,正好右北平的王府君也在这卢龙塞里,你这族弟的功劳又是在襄助你那在右北平任长史的族叔时立下的,也算是师出有名。这样好了,今日晚间我和王府君说一声,请他以右北平郡的名义写一封荐书,让你这族弟一起去求学……三兄弟共侍一师,传出去也是一番嘉话啊!”

“多谢太守成全,珣感激不尽!”公孙珣面露喜色,直接俯身拜谢。

话说,公孙珣是真的为公孙越这个浓眉大眼的族弟高兴。不说别的,那天夜袭之前对方要替自己出战这件事情,可是让他很感慨的,这么一个跟自己关系亲密的族弟能打开真正的上升通道,怎么可能会不让自己惊喜呢?

“很好!”侯太守也抚掌而笑。“你刚才说两人,还有一人是谁啊?”

“回禀府君,正是首倡夜袭,当先接战,并临阵迫走柯最阙的韩当韩义公。此人膂力过人,临阵斩首无数,此番能够大胜,他居功至伟。”公孙珣此时心情已经格外轻松了,公孙越求户曹吏这位府君都觉的太低、不值得,那韩当求一个屯长又算什么?

“韩当……”侯太守捻着胡子面露疑惑。“这是我辽西郡人吗?”

“是。”

“可我在辽西履职已经有快一年了。”侯太守蹙眉道。“郡中五座大城,户口一万五千多,丁口近十万,不说了然于%,也都是有些印象的,没听说过什么姓韩的大姓啊?”

公孙珣心里咯噔一声,也只能硬着头皮解释了一下:“不敢欺瞒府君,此人乃是寒家子,不过确实勇冠三军!”

“哎!”侯太守当即摇头。“一个寒家子,再有勇力,也不过是一勇之夫……罢了,你且说,他在这卢龙塞里现任何职,又想求个什么职位?”

公孙珣这心里被对方搞得七上八下的,偏偏又只能低头支应着:“此人现在是一名骑卒什长,不知道能不能补上一个骑卒屯长?”

“什长、屯长?”侯太守稍一思索,然后再度摇头。“既然是贤侄你来说项,屯长不是不行,只是哪里有空位呢?这次大胜,我方伤亡不过几十,各级军官更没有什么缺员……这样好了,既然你如此看重,你们令支县还缺一个塞障尉,也算的便宜他了。”

公孙珣心里登时就哇凉哇凉的。

塞障尉也算两百石级别的,理论上比屯长还高半级,跟自己现在的主计室副史是同级。

但是,人家曲军侯跟一州刺史也还都是六百石朝廷命官呢,是一回事吗?州刺史发起疯来能让十几个郡国的两千石大员吓得睡不着觉,曲军侯又是个什么玩意?信不信眼前这位两千石大员把这卢龙塞里的曲军侯全都斩了也没人放个屁?

而回到眼前,这个同为两百石级别的塞障尉到底是干什么的呢?答案很简单,这种边塞防御体系整个不是绵延几百里吗?所以附近的县都有义务进行维修和补给,于是每个边塞后面的县都会设立一个塞障尉,负责领着民夫干这些事情。

你让韩当一个勇冠三军的弓马勇士,去当民夫头子……这就好像后世,人家特种兵班长立下大功求一个野战兵连长,结果上头大手一挥,这个连长没空缺,你去县里当个人武部副主任养老吧!这工资还高半级呢!

这是怎么一种逻辑?!

“贤侄不必多言了。”侯太守此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只是看到公孙珣面色惊疑不定,这才又多说了两句。“你和你那族弟,都是名族子弟,你母亲公孙大娘的安利号更是与公孙一族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为政者自然要诚意以待。可这韩当不过是一个寒家子,哪里能够托付重任?他要是功劳确实卓著,明日论功时我就多赏他一些钱帛好了。要还是欲壑难平,我也懒得用他!下去吧,莫忘了带你那族弟去拜访王府君,那才是要紧的事物!”

公孙珣有心再争一争,但官威如海,他终究不敢多言,只好心里暗叹一声,然后低头再拜,告辞离去了。

“卢植,字子干,师从马融,做《尚书章句》《三礼解诂》,以儒名列于世间。汉熹平年间,太祖与族兄公孙瓒、族弟公孙越、涿郡刘备共学于卢植门下缑氏山,范阳卢氏由此**,名传于世。”——《旧燕书》.卷七十九.列传第二十九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楔子 第一章 卢龙塞 第二章 请战 第三章 相谈 第四章 假传军令 第五章 夜袭 第六章 激战 第七章 破营 第八章 战后 第九章 家暴 第十章 远方的讯息 第十一章 请赏 第十二章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第十三章 有故人久候 第十四章 熊孩子 第十五章 存问风俗 第十六章 归家 第十七章 虎、羊、狼(6k大章) 第十八章 大案 第十九章 杀人者,贾超也!(4k)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