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91小说网!

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天机变 > 第18章 人间

第18章 人间

尼罗 2020-03-23 06:50:34

天上人间,天上如人间,人间似天上。天上或是人间,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在意的人,是在人间?还是在天上?

南宫云携冰璃,陆康,辅子明四人从正午便到了天璃山下的白石山门,当然,还有一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的鸟——宇鹏。

人,许多的人,真不知道今日是集市还是什么,整个悠然镇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游客,商贩,乞丐,街边的耍戏人……一个城镇应该有的各色人等,仿佛都同时挤到了喧闹的街道上。

三人都在下山前就换下了道服,冰璃依然穿着那一身白色绫罗裳。南宫云护着冰璃,吃力地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眼见一个高大的酒楼跃入眼帘,正是镇上最大的酒楼:半仙居。

南宫云摸摸身上厚足的盘缠,却是自信一笑,呼唤两个师弟一声,拉着冰璃就上了楼。

说起来这次出门的盘缠,清老道这个吝啬穷老头可是一文未出。幸得南宫云前些日子修炼天机鼎的时候,炼化出了许多精美绝伦的宝物,后来养伤的几天里,托辅子明都下山换作了盘缠。

三个凌云阁弟子上得半仙楼,辅子明望着酒楼招牌,朗朗道:“我等天璃宫凌云阁弟子,身居外宫,可又超脱于尘俗之外,正是半仙,正好上这半仙楼。妙,实在是妙。”

南宫云却想:辅子明这家伙,整日唠唠叨叨,哪里像个超脱凡俗的人,待会还是赶紧点上一大桌菜,堵上这家伙的嘴巴再说。

四人找了一个僻静角落坐下,一个小二早就在打量这四人了,赶紧迎了上来,见这四人中,为首的男子品貌不凡,气质更是上品。旁边一位白衣少女,却是……

小二入神间,手上的茶壶壶口朝下,滚.烫的茶水径直倒在了陆康的身上,陆康惨叫一声,站了起来,正要对着小二大声喝叱。

辅子明却是拦住了他,淡淡道:“气质,注意气质,我等乃是有道之人,对这芸芸众生,乃是俯瞰,应该带着一股怜悯之情,一颗宽容之心。

掌柜见小二在客人面前失神出了丑,却是冲了上来,一边呵斥小二,一边亲自给客人亲自斟茶,但是看到冰璃的时候,一阵失神,滚.烫的茶水径直倒在了辅子明头上。

“你这混蛋,也不看看便乱倒么!”辅子明蹦起来便要破骂,面容被烫得通红,头上青烟缭绕,倒似真的有了些仙气。

南宫云只能暗叹,有了这两个师弟捣乱。莫非连想安静的吃一顿饭,休息一下,都是不行了么。

待得掌柜和小二都已经失魂落魄的离去,陆康看着周围的人都在朝他们打量,嘟囔道:“师兄,我算明白你为什么要金屋藏娇了。”

南宫云没好气的说:“莫要胡言乱语了,我看你们两个才是要收敛一下,走到众生门的时候我不是说了么。这到了山下,那便是千奇百怪,众生万象。我们要低调行事,暗中观察适应。麻烦事情能避就避,避不了就逃,逃不了再打。”

冰璃却是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淡淡的道:“想来公子当是逃的时候居多,避的时候较少。至于打的时候么,那敌人一定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

南宫云心中只是暗道:虽然有些被动,但只要没人妄想伤害你,我何必要照着死鸟的阴谋冲上去拚命?

辅子明却摇摇头说:“想低调也低调不了,冰璃姑娘本就不是凡人,那天仙容颜若不想法遮掩,我等这一路上却是怎么看都显眼了。”

陆康一拍脑袋,欣然道:“不如用丝巾蒙面,遮住那绝世容颜吧。”

“蠢主意!”却是两个声音不约而同地评价道。

其中一个声音,却是来自一旁的扶栏上,正是宇鹏这只鹦鹉,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了进来。

宇鹏打量着南宫云,有些诧异,问道:“哦,难得你这个蠢物跟本尊心意相通,意见一致呀。”

南宫云却是心中暗骂:这死鸟一天见不到,正高兴甩掉它了,临吃饭了就出现了。自己四人可是用走的,它可是用飞的,看来这路上是怎么都甩不掉这只死鸟了。

南宫云谦虚道:“还是宇鹏魔尊先说吧,小子再说不迟。”其实,他只是自私的想,若是冰璃用丝巾蒙面,那自己这一路上,岂不是明明有绝代佳人相伴,却不能时刻欣赏,简直是一种自我折磨。

宇鹏却是冷冷的对着陆康教训道:“你这小子,思维怎么如此单纯,若是那寻常女子,丝巾蒙面也就无事。冰璃身姿容貌,皆是天下无双,气质风姿也是卓然不群,你若是让她蒙上丝巾,只怕天下间的人都会好奇不已,这样的丝巾之后,那一双明眸之下,隐藏的是一副怎样绝美的容颜。”

冰璃却是羞红一笑,轻轻道:“宇鹏休要胡说了,人家可没有这样的好兴致,要作那朦胧惹人之相。”

南宫云也是面色肃然:“其实在下刚才所想,与魔尊倒是不谋而合。冰璃要是蒙了丝斤,却是反而更添魅力,引人遐想呢。”

听了这话,冰璃倒是暗暗欣喜。而不止陆康,连辅子明看着师哥的眼神,也变得敬仰起来,想不到师哥也是个见多识广,考虑如此周全的人。平时真是小看了他了。

两人真诚执着的目光,只看得南宫云心虚不已,不敢直视,赶紧端起茶来喝。

宇鹏玩笑一般的看着南宫云,好像看出点什么,也不揭破,对冰璃说道:“还是用那寂灭吧。”

冰璃也是点点头。

南宫云却是一呛,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惊呼道:“寂灭,难道你们是要将看到的人全部灭口?宇鹏,万万不可。”

冰璃却是一呆,喃喃道:“公子想错了,寂灭的运用也是变化万千,便只让他人看不清明便可。

等到小二来上菜的时候,偷偷向冰璃瞧去的时候,却是一片朦胧看不清楚,自己的心神也有些被吸入的沉重感。于是不敢再看,快快地摆完桌子,头也不回的跑开。

南宫云却是相当惊诧,往冰璃面上看去,却是如平常一般,看来这寂灭在南宫云身上只是小打小闹,在冰璃那里却是化用万千,灵活多变。

如果他知道自己每天早上醒来,是怎么到了冰璃chuang上去的话,更不知会如何想了。

待到南宫云等人用毕,冰璃都是不动筷子,南宫云倒是见怪不怪了,辅子明倒是猜想,莫非这绝世容颜,美妙身姿,都是一定要饿出来的?自己与师哥,面容也许差不了太多,气质就大为不同了。自己平日里除了好书,便是好美食,以后倒要试试节食了。

诸人出了半仙楼,便是正式上路了,待得路上人烟渐少,陆康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师哥我们这是朝哪里走?”

南宫云也是挠挠头,想了想说道:“老酒鬼没说,宇鹏也不管,看来就是随缘了,我们就沿着路走吧,到哪里算哪里。”

陆康和辅子明听到这里,已经开始后悔了,自己怎么会上了这条贼船的。

四人便这般沿着大路缓缓走着,陆康和辅子明大为抱怨,骂南宫云还不如租辆马车,带了这么多盘缠简直是浪费。

南宫云倒是觉得很新奇,路边的一花一草,本来与天璃山上并无多大区别,但是这样自由自在,毫无目的的走下去,身边更有美人相伴同游,真是雅趣。当然,如果后面那连个唧唧歪歪的累赘没有了的话,那就更好了。

心念刚想到这里,仿佛在回应他的愿望一般,随着一声大喝,从路边林子里冲出来一群黑衣蒙面的家伙。

南宫云倒恍然间还以为是龙末,可是这里离天璃山太远,那小子不会追这么远,看着这群人气势汹汹的样子,莫非还真的是,遇上劫道的了?

冰璃倒是镇定自若,仿佛一点都不在在意,后面的陆康和辅子明就有点吓住了,从小到大都在天璃宫和悠然镇之间往返,这还是第一次出远门,刚出门就遇上了强盗,这简直是倒霉透顶,莫非被骗着跟着师哥出来,还真是踏上了地狱之旅,再也回不去了。

那排头的一个黑衣人,身材壮实,手握一把亮晃晃的朴刀,很是有些强盗的样子,冷冷地说了一句:“劫道!”

辅子明本来吓的不行,听到这句话却又不满了,走上前来朗朗批道:“尔等身为盗匪,太失水准了!劫道却不讲清缘由,例如开山栽树之类;更不讲清索求之物,例如银钱美人之类;甚至连宽恕条件也没有,例如毫不抵抗之类。你们这般仓促无备,也敢拦路劫道?”

那一群黑衣人却是大笑起来,那个领头人冷冷盯着辅子明,仿如看着案板上的肉一般,只把他吓得缩到了南宫云身后。

领头人阴笑道:“小子,这条路上,普通百姓皆是聚团穿越,有钱人家更是有车有护卫,看你们这身打扮,也不是普通人,怕是哪家的公子哥吧。今天你们就要交待在这里了,下辈子记得有钱不要太吝啬,请两个护卫保命。我们就是劫道的,不管什么开山栽树,至于什么宽恕条件,哈哈哈哈,男的杀光,女的留下。”

领头人一边威胁,一边拿着刀朝着四人走来,却是奇怪,在林子里看准了是三男一女,可那女子明明就站在那里,又有些模糊不清。

南宫云微笑道:“公子哥算不上,钱财倒是有些,至于女人么……”双目一冷,一把拉住冰璃护在了身后,凛然道:“先取本公子的命再说吧!”

话音一落,南宫云将天机鼎祭出,一道白光闪过,地上屈伏着一个高大威猛的机关人,材质似木非木,右手握一把长剑,正是断云沧浪剑。

南宫云眼见自己这方有三个人需要保护,对方却是有十三人,对机关人的战力也不了解,宇鹏**不在还好,在这里也是看好戏的角色。也不敢懈怠,神念一转,二十多团巨大的幽冥之火飞射而出。南宫云自己也有些惊诧,心道自己偷了慕容恪的灵力之后,果然不比以往。

这帮强盗正庆幸今日捡了便宜,眼睛一晃间,地上凭空冒出来个拿剑的木头人,又是飞来数十团鬼火一般的怪东西。

这些强盗仓促开战,再加上南宫云有些过于高估敌人,战局突然扭转。机关人飞速的冲上,就连南宫云也只看见一团虚影,一剑便毫不受阻的斩断了强盗头子的仆刀。其他数十团幽冥之火却是在南宫云的精确操控下,准确地命中诸人的兵器,炸了个粉碎。

一群乌合之众眼见遇上了怪物,根本无可敌的胜算,仓皇中逃向道旁的林地,散了个干净。

冰璃的一只纤纤玉手还被南宫云握在手中,心中小鹿乱撞,只恨这群强盗来得也快,去得也太快了。

而辅子明和陆康,才发现不知不觉之中,南宫云已然具有了非凡的神通,心中有些开心,又不禁有些失落,大师兄自从出了那次事情之后,周遭的际遇越来越怪异,难道与自己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么。

陆康问道:“师兄,为何只是吓跑他们,而不将他们约束起来,不再为非作歹呢?”

南宫云还真是无语了,这小子刚才还在后面瑟瑟发抖,只怕在想怎么才能求得饶命。这会没了危机感,被压抑的正义感倒是爆发了。

辅子明冷冷批道:“这是凡间俗事,我等但求自保,不应主动牵涉其间。再说这兵患匪类,都是世间到处都有,盛世明治则少些,乱世苛政则多些,我等却是无法改变的。”

南宫云微微点头,暗想这辅子明有时候迂的厉害,有时候讲的东西倒是挺有道理,至少忽悠陆康,那是绰绰有余了。

这时候,身后一个怯怯的声音道:“公子,冰璃可以出来了么?”

南宫云这才醒觉,自己的手还紧紧握着冰璃的手,不舍的松开,赧然而笑。

辅子明和陆康看着这羞涩的少年,只有这时才觉得,这师哥,终究还是那个自己熟悉的师哥。

待得诸人走远,旁边树上落下一个手持银枪的男子来,正是龙凌飞,他望着几人远去,却是惊疑:虽然对手只是一群强盗,但是看这手段和修为,这南宫云确实与第一次所见的能力大为不同了,那日中了他的怪招,也是自己大意轻敌了。龙凌飞默然半晌,望向周遭的树林,奇怪的小声说道:“莫非少阁主跑出来,竟不是为了追这南宫云,怎么刚才未曾感觉到她的气息?”话语刚落,又升上树去,飞纵离开。

直到龙凌飞远去不见,道旁一棵树上,一只鹦鹉冷笑道:“小姑娘,你那护卫走远了,没必要再装了。”

林中一片寂静,毫无回应。

鹦鹉又看看树下,笑道:“玲珑幻彩衣,倒是个好宝贝,你这次离家出走,偷这么多宝物出来,若是丢了,也不怕那慕容老儿心疼。小姑娘,再不出来,本尊可要飞下来啄你的小脸蛋了。”

一棵树木下,树皮上的纹路一阵扭曲,一条鞭子飞快地从中甩出,朝着树上的鹦鹉闪电一般击去。鹦鹉不避不躲,头微微一偏,居然只用嘴唇便轻松咬住了鞭子,轻轻一拉。

“哎哟”一声娇呼,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少女从那树皮间被鞭子带了出来,摔在地上,少女取下斗篷的头罩,露出一副满面娇怒的绝色容颜来,正是慕容紫,少女喝问道:“你是何方妖怪,为何要帮那南宫……小子?”

鹦鹉却是好奇的打量这树下的少女,笑着答道:“本尊可没有心情帮那小子,本尊只是好奇,你这次出来,到底是玩千里追杀来了,还是寻那小子做情郎来了?”

慕容紫一惊,却是把鞭子一扔,娇喝道:“我打不过你这妖怪,你也休想要辱我清白,我与那南宫小子……誓不共戴天,不杀他不解我……心头之恨!”说到后面,却是带上了哭腔。

“哼哼!,本尊是不懂你们年轻人这些游戏,本尊只是特来告诉你,照着这菱镜上的指示走,那小子绝对跑不了。本尊只担心,你莫要到时候下不了手。”话语刚落,却是一块水晶菱镜“啪”的掉在了地上。

慕容紫满腹怀疑的上前,小心拣起菱镜,眼见并无异状,问道:“你这妖怪为什么要帮我?”向树上看去,树桠上已是空空如也。

南宫小子,我慕容紫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章节 X

第1-2章 龙族风云 第2章 棋局 第3章 闷棍 第4章 始动 第5章 神鼎 第6章 紫衣 第7章 伊人 第8章 鹦鹉 第10章 意外加入狩猎队 第10章 无悔 第11章 凄绝 第12章 请柬 第13章 劫道 第14章 沉醉 第15章 濒死 第16章 疗伤 第17章 启程 第18章 人间 第19章 萤火 第20章 火狮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