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无妻徒刑:缘来你是我的妻

更新时间:2020-03-27 15:28:56

无妻徒刑:缘来你是我的妻 连载中

无妻徒刑:缘来你是我的妻

来源:麦子阅读 作者:宇智波冬梅 分类:都市 主角:聂忻宸,蓝穆雪

无妻徒刑:缘来你是我的妻主角聂忻宸,蓝穆雪是最新完结的都市小说,无妻徒刑:缘来你是我的妻讲述了她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回到了他身边,赶上了自己的婚礼,可婚礼当天,他身边站着的女人为什么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他恨她对他曾经的伤害,可是她分明无辜,究竟何去何从,顶着一张让人厌恶的脸,心爱之人的误解,种种折磨。聂忻宸,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没有爱过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绢看着衣衫褴褛的蓝穆雪,还有她身上跟自己老公欢爱后的痕迹,越发觉得恶心,发泄似的踢了她一脚。

叫来几个壮汉,蓝穆雪看着这几个身强力壮的的男人,害怕得连连往后退,她不会是想让他们轮奸她吧?

越想越害怕,只听兰绢一声令下,“把她给我洗干净了,再把她送到到我的面前。”便走出了房间。

留下蓝穆雪和那几个壮汉在房间里面,壮汉门面面相觑,并没有下手。

蓝穆雪颤颤巍巍的说道:“我会自己洗的,你们不要过来。”

壮汉听到她这么一说,仰头大笑。

“我们还没有**到要玩一个**。”兰绢的名声可是臭名远扬,混在多少男人之间,如鱼得水。

蓝穆雪听着心头一惊,她现在是披着兰绢的脸,没有人会认为她是‘蓝穆雪’,她才是真的,现在的聂太太是个冒牌货。

但是不管壮汉怎么说,至少不动她就知足了,连忙跑进浴室,将自己的身体清洗干净。

将浴室的门反锁,浴缸里放好热水,白皙的皮肤上全是惊心触目吻痕,一青一紫,看得出昨晚聂忻宸对她的疯狂索取。

这些痕迹就在提醒这蓝穆雪昨晚被聂忻宸疯狂折磨的事实。

想到这里,蓝穆雪止不住的干呕,想吐出来,因为你们她到现在油盐未进,胃里面空荡荡的,哪里还能吐得出东西来。

蓝穆雪没有办法接受现在自己变成了兰绢,看着一模一样的脸让她的心里一阵恶心,又开始吐。

因为她只照过了一次镜子,看着兰绢脸变成了自己的,而自己则变成了这个恶人的脸。

蓝穆雪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指甲深深的嵌入了肉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她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感。

她想要改变这样的局面,她不信聂忻宸认不出真正的她。

大力的敲门声打破了她的思绪,“臭娘们,你再不出来我们就进去了!”

原来是兰绢在摧了,怎么洗了这么久还不出来,她让蓝穆雪做她的女佣,不是来享福的,洗个澡比千金小姐还久。

蓝穆雪赶紧起身,门外的那帮流氓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然闯进来,原来的衣服已经不能穿了。

就在浴室里找了一件浴袍,随便穿上就出去了。

刚刚的水蒸气使她的脸蛋粉红粉红的,可惜是兰绢的脸,蓝穆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蓝穆雪一走出去,那帮壮汉眼睛都直了,一件普通的浴袍并不能掩盖她傲人的身材,刚刚洗完澡显得她更加有**力。

蓝穆雪轻斥鼻翼,用鼻子嘲讽着他们男人的本性,都说不会感兴趣,到头来还不是蠢蠢欲动。

蓝穆雪不知道是她的魅力太大了,若隐若现的**,会让男人更疯狂。

便推门而出,迎面撞上了兰绢,她看到她的时候也吃了一惊。

蓝穆雪看着她的反应,轻笑道:“哇,我有这么好看吗?怎么你们看到了都是这个反应。”故意刺激兰绢。

不忍直视自己的脸会在一个这么不知廉耻的人身上,目光看向别处。

兰绢果然被激怒了。上去就给了蓝穆雪一巴掌,瞬间鲜红的五指印就印在了她白皙的脸上。

疯狂的尖叫道:“信不信我毁了你这张脸!”兰绢瞪着安穆雪,像是要把她给撕碎一样。

蓝穆雪被她一扇,脑袋嗡嗡作响,反击道:“打自己的脸,不疼吗?”,抚摸和自己的伤口。

兰绢一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像一个疯子一样,上去扯着她的头发,“我才是聂家的正牌太太,有我在你别想靠近聂忻宸一步!”。

蓝穆雪被她扯得头皮发麻,不甘示弱的拳打脚踢,两个女人就这样扭打在一起。

“别做梦了,你就是兰绢,我才是蓝穆雪!”蓝穆雪拼尽全力的喊到,但是就算她再怎么喊,她的脸依旧是兰绢的脸。

没有人会相信她们换脸,兰绢想把她送到疯人院太便宜她了,要留在身边慢慢的折磨她,让她感受到绝望。

然后永远离开他们的生活,蓝穆雪一使劲,把兰绢甩了出去。

她还是女人吗?怎么这么大的力气?“来人!”兰绢喊到。

那帮壮汉从房间里面冲了出来,排成一排,就像训练有素一样,蓝穆雪看着他们出来,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

“把她给我控制住。”这帮壮汉立马向安穆雪冲过去,将她抓住,让她跪在地上。

兰绢看着她跪下,心里十分痛快,趾高气昂的看着安穆雪。

“跟我斗?”斜着眼看着蓝穆雪,奈何她的力气怎能抵的过几个高大的壮汉。

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兰绢更享受将安穆雪踩在脚下的感觉,就蹲下来,凑到她跟前。

“兰绢,我和聂忻宸很相爱的,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兰绢得意的说道。

蓝穆雪看见她这么不要脸,直接吐了一口唾沫在她的脸上,虽然看着是自己的脸,但是看起来却这么狰狞。

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是谁,自己心里没有数吗?你会遭报应的。”

兰绢被她说得恼羞成怒,再加上刚刚蓝穆雪吐了她一脸。

就开始狂扇蓝穆雪巴掌,要打到自己解气位置。

蓝穆雪已经被她扇晕了,双颊通红,头发凌乱。

兰绢看着安穆雪没有了反应,觉得没有意思,要听得到她痛苦的声音折磨她才有意义。

蓝穆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不是卧室,而是这里的底下仓库。

没有光亮,只有门帘与地面的一点缝隙可以透出一丝丝微亮的光。

是兰绢把她赶到这里来的吧,摸了摸自己的身子,身上的衣服还是浴袍没有变,松了一口气。

至少自己没有经历她不愿发生的事情,冷静下来,想了想她之后都要经历兰绢对她的折磨,今天的耳光只是开始。

夜深人静的时候,人总会胡思乱想,蓝穆雪在脑子里不停的想着兰捐可能对她做出各种刁难的事情。

想来想去,仓库又冷,蓝穆雪一夜未眠。

猜你喜欢

  1. 婚恋小说
  2. 逆袭小说
  3. 穿越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