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盛宠成瘾:只为守护你

更新时间:2018-09-04 15:34:49

盛宠成瘾:只为守护你 已完结

盛宠成瘾:只为守护你

来源:有书阁 作者:青含 分类:言情 主角:何舒年,温荞

主角何舒年,温荞小说_《盛宠成瘾:只为守护你》是青含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精彩的故事内容、扣人心弦的剧情讲述了六年后,温荞再次见到何舒年,是在丈夫何景的家庭聚会上。何舒年白衣黑裤,慵懒地站在院落中,幽黑深邃的眸子静静凝视着温荞。一如多年前,温荞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帅气勾人得令人移不开视线。 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温荞再次想起何舒年,是在一个月之后。

温志成病情加重,需要立刻动手术。蒋茵指尖滑过费用单上的数字,扯着勉强的笑容安抚温荞:“阿荞你别急,妈妈去把房子卖了就是。”

虽然妈妈说得很平静,但她微微颤抖的指尖,还是清楚地落入温荞眼中。

怎么可能让让爸妈跟着她流离失所,受苦受难!

温荞伸手接过费用单,佯装镇定:“妈妈,你别胡说,六十万而已,不用卖房子的。我去想办法就好,等我的好消息!”

走出病房,温荞心乱如麻,拖着木讷的步子走在路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六十万,对于以前的她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可现在,说是天文数字也不为过。温志成把公司交到她手上之后,本就没留多少积蓄,再加上这三年来一直调理身体,那丁点积蓄早就花得七七八八。就是这段时间住院的费用,都是温荞付的。短时间内,她确实很难弄到六十万。而且六十万,也只是手术费用而已,后续的治疗费用,也是个大数字。

温荞摘下手上的玉镯,细细摩挲了几分钟,决绝地走进拍卖公司。

这支玉镯是她十八岁的时候,爸爸送她的生日礼物。当年买的挺贵的,卖个几十万应该不成问题。然而,她连续跑了四家拍卖公司,可却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拍卖她的手镯。

温荞十分困惑,逮着最后一家公司的负责人问个究竟。那个中年人被她逼问得不耐烦,猛地甩开她的手,态度相当恶劣:“我说温大小姐,你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自己难道不清楚?”

不该得罪的人?温荞瞬间就想到了何景和韩悦。在浦市,有这等威势,还拿这种卑劣的手段对付她,也只有他们了。心肝五脏气得火辣辣的疼,心中的恨意直欲戳破天际,恨不能将那对狗男女碎尸万段。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温荞就接到了韩悦的电话。对方娇笑连连,一个劲地对她冷嘲热讽:“温荞,我送你的惊喜可还喜欢?哦,对了,还有更大的惊喜等你哟!”

咬牙切齿地挂断韩悦的电话,妈妈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她十分焦急,有些语无伦次:“阿荞,医院,不让我们住了,我和你爸爸被赶出来了。”

这就是韩悦口中的大惊喜吧?温荞颓败地坐在石椅上,手机被她捏得‘咯吱’作响。

深陷绝境,无力挣扎。放眼整个浦市,能让她走出困境的,应该只有何舒年了。只是,他給的一周期限已经过去很久了,名片也被她扔了,他还会帮自己吗?

温荞怀着忐忑的心情,再次前往呈和大厦。

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将将走到大厦不远处,何舒年就从大厦中走了出来。

他被一群人簇拥在中间,再平常不过的白衫黑裤,却被他穿出了独特的韵味,慵懒而奢华。他一眼就看见躲在一旁,畏首畏尾的温荞。

然而,他只是淡淡地扫了温荞一眼,像对待陌生人一般,视线移开得没有半点留恋。在那群人的簇拥下,往停车场走去。

他这般疏离淡漠,定然是对她十分不满,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怕是连他的面,都见不上了!想到这层,温荞咬了咬牙,迈开步子追了过去:“年总,请等一下!”

何舒年收回跨入车内的右脚,回过身看着她,一言不发。

温荞迎着他的视线,硬着头皮走了过去。何舒年身旁的那群人,应该都是何氏的员工,一个个不怀好意地看着温荞,脸上的嫌恶毫不掩饰。

温荞努力忽视他们的视线,镇定地走到何舒年面前,轻声说道:“我想跟您谈谈。”两只手攥在一块儿,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恐慌。她真的很怕何舒年会拒绝。

何舒年沉着眸子和她对视,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僵持了将近一分钟,他的视线从温荞脸上移开,偏过头和周围的人说话:“我有点事情要处理,庆功会就不参与了,你们玩开心些,我会让人过去买单。”

平常的话语,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周围的员工没有答话,愣愣地看着他带着温荞扬长而去。有不死心的女员工恶狠狠地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眸子中的嫉妒和恨意掩都掩不住。

车上,温荞鼓起勇气,努力压下内心的慌乱,开口求他:“我想求您救救我爸爸。”

“我当时給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何舒年慵懒地扶着方向盘,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语调有些冷硬。

温荞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诚恳地看着他,急切地说道:“对不起,我,我错了,求您再給我一次机会,我爸爸被医院赶出来。”

软糯的声音夹带着哭腔。

何舒年的心,泛起一抹钻心的疼痛,下意识地把车停靠在路边,偏过头看着温荞。

她眼底溢满泪水,眉眼中满是悲伤和绝望,极力忍住情绪,故作坚强的模样,看得何舒年眼睛生疼。如同一柄重锤,一下又一下地敲着他的神经。

她,一直是他的软肋。

抬手扶了扶额头,长叹一声,凉凉地开口:“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温荞蓦地瞪大双眼,欣喜地点了点头,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喜极而泣。

何舒年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问她:“别哭了,正事要紧,叔叔他们在哪里?”

猝不及防的温柔,狠狠地撞击了温荞的心灵,心跳得几乎要蹦出嗓子眼。她垂下脑袋,轻轻地吐出一句话:“南雅医院,B区住院部。”

她涨红着,垂着脑袋,低眉顺眼得像个小媳妇。

是有多久,没有这样看过她了?光是看着她,就觉得特别满足。何舒年扯起唇角,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容。

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看见蒋茵连人带行李一起被轰了出来,温志成躺在担架上一动也不动。温荞目眦欲裂,伸手扶住踉跄的妈妈,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