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玄幻> 异魔

更新时间:2020-07-24 19:32:30

异魔 连载中

异魔

来源:有书阁 作者:乔依 分类:玄幻 主角:悠君,若兰

异魔是乔依最新著作的玄幻小说,主角悠君,若兰小说剧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鞭炮的声音忽然间响起,闪耀的火花把院子照亮,高高的灯笼挂满了从房门到正堂的路途中,悠君骑上高头大马,对着身后的吹鼓手和轿夫拱手施礼,脸上的笑容溢于言表,那是幸福的笑容。当马儿开始上路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他马上就和若兰有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了。" 展开

本书标签: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偶尔会有巡逻的兵丁遇到正在门口翘首仰望的依朵,处于谨慎期间,兵丁的头目会上来试探性地问依朵,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异常的情况。而依朵每次都会用各种不同的理由把兵丁打发走,但是交流的次数多了,兵丁便更加怀疑了。

这次就是最后无法调和的时刻,兵丁在依朵还没有走出圣殿之门的时候,便主动停下脚步,兵丁早就预料到依朵会在他们路过圣殿的时候走出。见到兵丁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依朵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她暗暗给自己打气,步态稳重地站到兵丁不远的距离,微笑着说道,各位辛苦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保护圣殿的责任就交给你们了。

兵丁的头目仰着脑袋,露出不屑的表情,冷冷地说道:“这个自然是要交给我们,但是不是由你发布命令,要知道我们的职责是翠菊老太安排下来的,我们只对她一个人负责。这几日每天都会看到你,但是我们很奇怪,为什么每次我们都看不见治愈巫女铃兰呢?按照族类的惯例,作为佐祭巫女的你是不应该随意在圣殿外走动的对不对?”

依朵黯然吃惊,看来这个兵丁头目是有备而来,今天如果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很可能会冲进圣殿查看情况,依朵不禁内心焦虑起来。

依朵内心的焦虑展露在了表面,她的表情告诉兵丁,现在圣殿内肯定有异常情况,而依朵是在刻意隐瞒,圣落村里不能隐藏任何秘密,尤其是圣殿之内更是不能有任何秘密,这是翠菊在圣落村建立之初就定下的规定。

依朵当然对圣落村的规定了然于心,但越是了然于心就越是没有办法和巡逻的兵丁争议,她可以想象的到,争议的最终结果是她毫无理由地干涉兵丁巡逻,对圣落村的安危不顾。依朵的双手不自觉地发颤,她的眼神迷离地望了望远方,如果这个时候铃兰可以及时出现,当然她就可以洗脱嫌疑,也可以有理由把兵丁驱走,但是她的期望似乎很渺茫,铃兰的灵气丝毫没有进入到她能感知的范围之内。

兵丁的头目再次露出尖锐的目光,声音机械僵硬,表情冷漠木讷,他上前走了两步,面对着近在咫尺的依朵,恶狠狠地说道:“那就请佐祭巫女方便下,给我们兄弟让开一条路吧,我们已经有足足一个月没有对圣殿进行排查了,为了我们圣殿的安危,为了我们整个圣落村的安危,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佐祭巫女原谅了。”

话音刚落,巡逻兵丁便在头目的带领下,强行进入了圣殿,在走到圣殿大堂中间的时候,兵丁集体跪倒,面对祭拜的神灵深情仰望,然后默念祈祷之词,纷纷跪拜三次。而依朵则在一侧目光咄咄地看着,这是每一个进入圣殿的朝圣者必须做的事情,她更没有任何权力阻拦。正当依朵急速地想着如何对付兵丁对内室的搜查的空当,兵丁已经站起身,头目迅速对圣殿内的场景进行了仔细地环顾,眼睛所到之处无不令依朵紧张。

神灵塑像、祭台、贡品、帷帐、神物塑像、祭祀法器、红光梁柱、等等,每一样都被兵丁头目的目光狠狠地盯着。

忽然,兵丁头目摆摆手,对着内室轻轻地说道:“圣殿大门直冲街道,我们每日巡逻,想必异常也不会在圣殿的大殿内发生,如果有异常,最有可能发生的地方只有内室。走,兄弟们跟着我巡查一遍内室。”

一个随从兵丁悄悄地问道:“统领,敢问一下,我们是从北侧开始巡查,还是从南侧开始巡查?”

兵丁头目狠狠地在随从的脑袋上拍打一下,冷冷地回答道:“当然是两侧同时巡查!我负责北侧,而你带着两个人负责南侧,不得遗漏下任何蛛丝马迹,如果以后有意外发生,你我可都逃脱不了干系!”

随从应声答道:“是!一切听从首领吩咐!”

“不是听从我的安排,是听从翠菊的命令,是翠菊懂吗?”兵丁头目的语气极其苛刻,想必在他的内心,整个圣落村是只属于一个人的,那就是翠菊。

对于这种态度,依朵向来很是反感,她曾经不只一次地在私下抱怨过,为什么圣落村里不能施行民主的讨论政策,而要事事都向最高领导翠菊申请,这样不仅程序繁琐,更重要的是不能深得民心,总有一天是会发生民愤的。那时听到依朵抱怨的铃兰,很惶恐地捂住了依朵的嘴巴,低低地警告依朵,万万不能把相同的话说给第二个人听,否则没命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而是很多和她关系好的人都要遭受到灭顶之灾。

依朵忽然站到兵丁头目的面前,伸开双臂拦住,她之所以要站在北侧内室的门前拦住头目,目的就是要把所有兵丁的注意力集中到北侧,而不是南侧。果然,她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兵丁头目的怀疑,他目光狠毒地盯着依朵,阴森森地说道,是不是北侧室内藏着不能见人的秘密呢?你最好识相点,查出来是一个结果,在你的阻拦下,我们查出来又是一个结果。两种结果的惩罚是两个性质,这一点你应该想清楚。

依朵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硬生生地回答道:“我也应该提醒你一下,现在停止脚步是一个结果,进去后什么也没有发现在停止脚步,又是一个结果,这两种结果的性质也是截然不一样的。到时候,把事情告诉给翠菊老太,你恐怕还么有能力担当的起吧。另外,我警告你,北侧室内不是我的,是属于铃兰的。”

依朵的话让兵丁头目为之一愣,他暗暗地思考着,甚至后退了两步,他在权衡利弊,惩罚和立功就在一步之差,考虑良久之后,头目忽然站到依朵的面前,用力拨开依朵,带头闯入了北侧室内,而站在南侧室内的兵丁也跟着进入了北侧室内。

依朵的心是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些兵丁真的敢进入圣殿随意巡查,想必一定是得到了翠菊的暗示,喜的是,这些兵丁一定会在北侧室内仔细搜查一段时间,这就给她等待铃兰的出现赢得了时机。铃兰在出门前曾经告诉过依朵,她会很快就回来,看来铃兰一定是遇到了一些棘手的情况,否则她早就应该现身了。

一阵破碎翻动的声音之后,兵丁的头目带着愧疚和愤怒的表情走出房门,看着面目表情的依朵,刚想道歉,又把话吞进肚子里,随即脱口说道:“我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北侧室内没有铃兰,她该在这里好好地守护圣殿,她去了什么地方?”

依朵一惊,没有想到头目竟然又是反手将军,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她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明白她的话一旦被发现是谎言,对铃兰则是莫大的伤害。

正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平稳地传来:“不知道兵丁统领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所有人顺着声音望去,出现在圣殿门口的人正是铃兰,她穿着一身素衣,让人感觉到高贵典雅,不可玷污。兵丁头目只知道理亏,急忙俯首施礼,说道:“我们不是有意冒犯,请治愈巫女见谅,我们只不过是在例行公事。”

“那么公事是不是已经例行完毕了呢?”铃兰声音冷冷地问道,“我刚刚出去把祭奠用的圣物进行一下日光沐浴,吸收日光灵气是法器每隔一段时间必须进行的程序,这个也需要对你统领大人刻意地汇报么?我在对法器进行灵气测试的时候,忽然感知到我的室内出现了异常情况,来了才知道是统领大人在例行公事啊。不过,我的法器没有完成规定的日光灵气测试,这个责任到底是该由谁来负责呢?”

此言一出,兵丁头目立刻呆若木鸡,站在一侧的依朵暗自偷笑,但想到尚在修养的若兰,便缓缓走到铃兰身边,装作和事佬一般,淡淡地说道:“姐姐,这些事情也不能全怪兵丁统领,他们也是有苦衷的,他们完全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圣殿不受到任何邪气的侵袭,是情有可原。至于法器没有按照规定完成测试的事情,我想,只要*们都不说,是没有人会责怪我们的。只要*们抽点时间,在祭祀开始前对法器测试完毕,一定可以转危为安的。”

兵丁统领急忙附和,脸上的冷漠也改成了讨好的鬼笑。

铃兰挥手,装作怒气冲冲的样子,狠狠说道:“你们快点离开,趁我还么有改变主意之前,你们马上消失,否则我现在就去找到翠菊老太,把你们的干的好事都捅出去,到时候看谁能承担的起!”

兵丁统领一边连连道谢,一边灰溜溜地带着众人撤离出圣殿。当兵丁的影子彻底消失之后,铃兰看看依朵,两个人一块深深吐了一口气,一块沉重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找到了么?怎么只有你一个回来了。”依朵疑惑地看着铃兰的身后,街道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影子。

铃兰暗暗地笑了,带着神秘的笑容走进了南侧室内,依朵便疑惑地跟在身后,当打开门的一刹那,依朵惊讶地呆住,她看到病chuang上的若兰展露着无比幸福的笑容,而她的身边便是精心照料她的悠君。

铃兰的笑容更欢快了,她声音柔软地告诉依朵,“你应该能猜到,我会直接用空间转移的方式把悠君直接转移到若兰所在的房间的,要知道把他带到村子的公共场所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情,一旦被别人发现,我们的小命都会没有了。”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