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太子妃驯夫实录

更新时间:2020-05-28 19:30:17

太子妃驯夫实录 连载中

太子妃驯夫实录

来源:追书云 作者:皇倾月 分类:言情 主角:江玄瑾,白江袅

主角江玄瑾白江袅小说_《太子妃驯夫实录》是皇倾月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太子殿下,太子妃了又跑了。”“收拾细软,本殿下和她一起走!”“太子殿下,太子妃把太子府给掀了。”“是么?那问问太子妃还要掀谁的府?本殿下作陪!”白江袅不想当这个便宜太子妃,谁知这个挂名太子,走哪跟哪,甩都甩不掉!她放火,他火上浇油;她杀人,他递刀顺便善后;好吧,看在他办事能力还不错的份上,先收了再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江袅起身提灯走至窗前,金黄的圆月挂在天空中,冰凉如水的月光倾泻而下。  手中的花灯在秋风中缓慢旋转,灯上的美人仿佛在月下翩翩起舞,优雅而悲伤,冷傲却孤寂。  “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联想到自己的处境,白江袅口中不由自主地念出了这一句诗。  好句是好句,江玄瑾却不能理解白江袅为何会用上“羁人”二字,明明京都就是她的故乡。此时,他觉得有点看不懂白江袅脸上若有似无的忧伤。  “想去放荷花灯许愿吗?”江玄瑾却不等白江袅回答,直接带她来到了河边。  河上已是飘着不少的荷花灯,河边也已是没多少人了。  两人一同拿着荷花灯闭上了眼。  “你许的什么愿?”江玄瑾看向身旁许完愿睁开眼睛的白江袅。  “愿我所有珍视之人,一切安好。”白江袅将手中的荷花灯用火折子点燃,蹲下放入水中,看着它顺着水流越飘越远,其实她是不信这个的,她明白许这个愿也不过是给自己一点心里安慰。  “想听听我的吗?”江玄瑾话音刚落,整个人便紧绷了起来,戍一手中的剑也已出鞘,空气中多了几分肃杀之意,周围的百姓也不知何时都不见了。  “出来吧。”江玄瑾对着空气中说道。  顿时破空声传来,几把剑同时从暗处射向江玄瑾,不少黑衣人出现将他们团团围住,封锁了他们所有退路。  江玄瑾一把将白江袅扯入自己怀中,将暗卫全都召唤了出来。  暗卫出手用剑挡住飞来的暗剑,将江玄瑾和白江袅围在中间。  “上。”戍一对所有暗卫下命令道。  江玄瑾平静地看着两边的拼杀。  刺客虽然武功不敌他亲自训练出来的暗卫,但胜在人多。  每一个暗卫都以一敌二,戍一更是同时牵制了三名敌人。  江玄瑾眼看着他的人逐渐落入下风。  “嗖嗖。”两支长箭破空袭来,目标正是人群中央的江玄瑾和白江袅。  此时无人能抽出身来救援。  江玄瑾不急不躁地轻点足尖,轻飘飘的闪身避过。  从屋顶上又掠下五道黑影,手持长剑或匕首,冷眉煞目,刹那间,四道黑影直向江玄瑾冲去,还有一人凌空飞起,竟是形成五面包夹之势。  江玄瑾从容的挡住前方刺客的匕首,顺势扯上他的手腕,直接卸了他的关节,趁着刺客还未反应过来时,右脚速度攻击他的下盘。  刺客顿时下盘不稳,便被江玄瑾带着他整个人移到了江玄瑾本来的位置,利用他去承受上面、右边、后面敌人的攻击,江玄瑾再身形微侧,整个人从围攻中脱离出来。  其他三名刺客眼见江玄瑾换成了自己的同伴,只得无奈收手。  而白江袅,在江玄瑾出手之际,便被他放开了。此时,在她的左侧还有一名敌人正手持匕首离她不过半丈远。  白江袅直接使出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将刺客的紧抓匕首的那只手打偏,然后再一个后空翻,**之间蹬在刺客的%.口。  刺客捂住%.口退了好几步。  五名刺客均是一愣,满脸诧异,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白江袅竟然会武功,凭他们手中的情报,再加上之前看江玄瑾第一时间将她保护住,还以为白江袅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看着眼前的形势,刺客眼中越发变得凝重,不由地谨慎起来。  五人交换眼色,再次冲了上去。  一时间,刀光剑影,兵器发出的冷芒似一张大网牢牢包裹住江玄瑾和白江袅。  随着时间推移,刺客仗着人多,采用车轮战术,而东宫的暗卫大量消耗,开始有些体力不支,每个人身上多少都受了点伤,江玄瑾他们逐渐落入下风。  戍一转头看过去,他们的同伴已经开始有人倒下,而越来越多的刺客加入到对付江玄瑾和白江袅的队伍中,江玄瑾二人也难免受了些伤,应付的越来越吃力。  “都给我拖住他们。”戍一发狠击退了围攻他的三名刺客,同时一剑刺入左侧刺客的%.口,肩膀却也被刺了一剑。  戍一转身冲到江玄瑾、白江袅身边,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将刺客们的包围圈撕开一个突破口,不过他身上也被刺客们的武器划出了不少深浅不一的伤口。  江玄瑾抱着白江袅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闪身从缺口冲了出去,轻功运到了极致。  “追。”为首的黑衣人一声怒喝,神色略显焦急。  众暗卫一看太子和太子妃脱离了包围圈,一个个都不要命的拖住自己的对手,给他们的逃离争取时间。  可江玄瑾负伤的情况下,还得带着白江袅,两人一起走,总是比一个人开溜要容易暴露目标。  又是一个拐角巷过去,本以为甩掉了刺客,回头一看,却发现已经被刺客们两面包夹。  江玄瑾在瞬间做出了抉择,他双手提着她的腋下,将她推进了马车中,自己则站在了巷口的中央,他侧过头,低声对白江袅道:“保重自己,别送了性命,待本宫的援兵到达,我会来找你。”  白江袅没想到,他居然为了引开刺客,只身与他们撕斗,可他已经重伤了,白江袅也会打斗,让她用跆拳道踢废几个男的不能人道,还是可以的。  她想跳下车帮他;“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对抗他们!”  江玄瑾却不愿让她冒这个险,直接拔了她头上的青竹簪,往马**上猛地一扎。  “江玄瑾,你疯了吗?”白江袅对江玄瑾吼道。  马儿吃疼,仰天嘶鸣一声,发了疯似的往前冲,白江袅差点被摔了下去,连忙抓住马车壁。  白江袅眼看着江玄瑾离她越来越远,由于刺客的主要目标是他,两人分开,倒也只有三四名刺客追了上来。  慌乱间,马儿自己跑入了一片山林。  跑了不知多久,白江袅以为将烦人的刺客甩掉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古代修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