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阴妻凶猛

更新时间:2020-03-25 03:09:50

阴妻凶猛 已完结

阴妻凶猛

来源:有书阁 作者:帝奘 分类:短篇 主角:林浩,穆颜

主角林浩,穆颜小说_《阴妻凶猛》是帝奘最新完结的短篇小说,作者文笔极佳、强烈推荐。自从被一个女鬼上了以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林峰,今年二十四岁,刚大学毕业,原本还跟其他大学生一样忙碌于工作中,但是自从和寝室的几个哥们聚了一次餐后,我平凡的生活便再也平凡不起来了。

聚餐是因为我忍受不了公司的压榨,决定回家才提出来的,毕竟等我回家后,兄弟几个再想聚一次就不容易了。

但是聚餐后我的头就开始疼,一连就是几天,再然后又接到了舍友小张的电话,说他忽然发起了高烧,经常上吐下泻,还咳出血来了。

这时候我还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寻常,毕竟醉宿后头疼几天是正常的。

而上吐下泻,我也只以为是小张酒喝多了,得了胃穿孔或者其他什么。

但是那天挂了电话后,本打算连夜去小张那看望他的我却突然睡了过去。

而且睡着睡着我感觉自己又醒了,飘飘忽忽的,但又好像没有醒。

那种感觉有些迷糊,只感觉身体很僵硬,想挪动**身子都很难。过了一会,意识清醒了些。但是,眼皮很沉,睁开眼睛也只能看到模糊的视野,除了知道自己在chuang上,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旁边好像睡了一个人。因为依稀看到几根头发,挂在身上。

开始我以为是几个室友回来了,但是仔细一看却是不对,因为那头发很长,一看就是女人的头发。

我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想扭过头去,可%.口好像被千斤重物压着似的无法喘气。

我这是怎么了?我不知道,莫名的压抑让我非常的难受,甚至有些恐惧。

就在这个时候,身旁有东西动了一下,随后一只纤长的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软绵绵却很冰凉。

我瞪着眼睛打量着四周,但是身体却是怎么也动不了分毫。

这种事,民间有一种统一的说法叫做鬼压chuang,很多人都经历过,所以第二天起chuang的时候我也没太在意。

不过,当我打算去公司的时候,却发现chuang边多出来了一沓粉红的钞票。

不多不少正好一百张,也就是一万块钱!

这么多钱!哪来的这么多钱!

刘烨,也只有他一次才能不皱眉头的拿出这么多钱。

我记得几天前曾向刘华借过一次钱,但是那时候他没借。

为了这事我还跟他闹过一点矛盾。

那时候,我的心里开始复杂了起来,有些自责,又有些后悔。

随后的一天里,我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哪怕公司依然惨无人道的压榨着我们的劳动力,但只要一回想起自己相处四年的兄弟,竟然能一下子为自己拿出一万块钱,这心里又有了动力,干起活来也麻利了不少。

还是老话说的好啊,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呢很庆幸自己有这么够意思的室友。

那天下班后,我给寝室的室友们一人打了一个电话,只是也许大家都很忙,所以也就只有小张接了。

我问了他的身体状况,他告诉我,医生说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让我不要担心。

其实那天我想去看他的,只不过被他拒绝了,而且我自己也真的很累,所以也就推迟了。

打算等我辞职后再去好好看望一下。

但是当我睡着后,和昨天晚上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只是这一次更加诡异的是,我竟然感觉到有人向我走来。

并且我确信那是一个被红色包裹着的人,她就站在门口,而且就要向自己走来。

我想要爬起来探头看她,但是身体却出乎意料的沉,沉的我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却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这种想动却又动不了的感觉让我感到恐惧。

我挣扎着,冥冥中感觉到她又进了,但是我却怎么也动不了……

那人走进了我的chuang,我的棉被被掀开了一角,然后那人钻进了我的被窝。

我极力地瞪着眼睛,但是视线一如既往的模糊,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身影,其他的什么也看不到。

但是我能感觉到,那人的身体与我肌肤相亲的时候,有些冰凉,但是却并不难受。

第二天醒来,我忘记了昨晚的经历。

只是好奇睡觉前穿着的睡怎么衣不见了,我有些迷茫,怀疑是不是自己没穿,毕竟这种事也不是没有过。

但是就在我看到镜子里的我的时候,我被自己的样子吓了一跳!

一夜间,我竟然比昨天瘦了一圈!

我不敢置信的连忙把衣服解开,发现困扰我很长时间的啤酒肚也不见了。

难道最近实在太忙了,忙的我自己瘦了都不知道了?

这个解释,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所以我猜测,也许是那天聚餐的时候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沾染了寄生虫之类的。

但是就在我把扔在chuang边的外衣拿起来的时候,一叠钱出现在我的面前。

厚厚的一沓钱,整齐的捆在一起,放在chuang边,这种情形竟然同前天一般无二。

是我晚上拿出来的?

我怀疑是不是自己又把昨天的钱放在chuang边。

但是很快这个猜测就被事实推翻了。

难道还是刘华给我的?

猛然转头一看,发现门是锁着。

钥匙只有李华有,应该是刘烨刘华放这的。

但是他没有理由借给自己这么多钱啊,而且还一声不响的。

我拿起手机,直接就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刘华迷迷糊糊的声音传了过来,“阿峰啊,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啊?”

我当时情绪有些激动,甚至有些紧张,所以直截了当,直接问他,他是不是把两万块钱放在我的chuang边了。

他只回了我一句:“有病!”

接着说他还困着呢,没心情和我瞎扯淡,就把电话挂了。

不是刘华放的?我想不通还有谁会给我钱,于是我又打了过去,但是刘华的电话却关机了。

随后我又给在这个公寓中曾住过的其他大学舍友一人打了一个电话,一个人也没接。

我的心里有点慌,莫名其妙的就联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一个人……钻进了我的被窝的那个梦。

难道说……我那梦是真的不成?

昨天晚上真有人钻进了我的被窝?还给自己扔了两万块钱?

这个想法实在有些荒谬,因为这间屋子的钥匙,除了曾在这住过的几个人外,也就只有楼管王大爷有了。

难道王大爷把自己睡了?

我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王大爷要是能一连两天掏出这么多钱,那他还当什么楼管,直接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颐养天年多好,岂会受这份累?

出了公寓楼,刚巧遇到从外面回来的大爷,他向我打了一声招呼:“小伙子不错,才刚毕业,就泡到正妞了,还长那么漂亮。”

我被王大爷问的一愣,连忙问道:“老大爷,你说什么?什么正妞?你看错人了吧?”

“呦,别瞒了,当然是这两天领回来的那个姑娘咯,你不会以为我真睡着了吧?我那只是给你打个马虎眼罢了,毕竟公寓里面禁止带外人回来滴,但是呢,年轻嘛,大爷我还是能够理解的,但是要节制。”

我被王大爷的话弄的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带女的回来了?而且还连续两晚都有带回来?

我连忙否认,说一定是你看错了,我没有带女伴回来。

王大爷出奇的犟,指着我的鼻子问,咱这个公寓里除了你还有谁长一米九的大个?

还有谁直到晚上八点才回来?

还有谁每次回来累的跟死狗似地?

同时满足这三条的还有谁?

还别说,满足这三条的,除了我,这楼里还真没别人。

我有些发毛,再次问他,你真没看错?那女的啥样?

老大爷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所问非所答道:“%大**翘,以后肯定能生儿子。”

我的表情冷了下来,非常肯定的告诉王大爷,我真的没有带人回来。

王大爷自觉无趣,耸了下肩,回了一句,也许真是我眼花了吧。

说着,就打算,回他的值班室。

不过被我拦住了。

我严肃的问他,真的看到我领人回来了?

王大爷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我又问,那女人长的什么样。

王大爷有些懒得理我,但是在我的再三追问下还是勉为其难的描述了一下。

按王大爷的话,晚上同我回来的女人,是一个十七八或者二十一二的女人,皮肤很白,盘着古典发饰,穿着高级饭店才穿的火红旗袍,看起来像是附近某个高级饭店里走出来的姑娘。

那一刻,我的脑袋仿佛被大锤砸了一下一般。

因为我突然记起了昨天晚上的梦,还有前天的梦。

那个梦里,钻进我被窝的女人,也穿着红色的衣服,这不正是大爷所说的红色旗袍么?

于是忙问:“老大爷,你可别吓我,我真的不知道那女的是谁,但我这两天梦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说着,我把这两天遇到的事情给老大爷说了一遍,包括早上起来chuang边有钱的事。

老王这时候才笑容缓和了下来。但他没有露出惊惧的神色,反而很淡定地看着我:“我就说嘛,肯定有人和你回去了。”

当时我都快崩溃了,带着哭腔问那大爷:“我都记不住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人?”

老王点点头:“就算不是人你也不用太在意,她应该不想害你。”

我没有因为这句话感到一丝的安慰很,不相信的追问道:“老王,你别跟我卖关子了,她不想害我,那跟着我干什么?”

老大爷的话把我吓得哭笑不得:“既然不是害你,还天天缠着你,当然是嫖你咯,这还用问?”

猜你喜欢

  1. 短篇小说
  2. 灵异小说
  3. 女主爽文小说
  4. 逆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