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狐妃很忙:圣上打个仗?

更新时间:2020-03-17 00:19:48

狐妃很忙:圣上打个仗? 已完结

狐妃很忙:圣上打个仗?

来源:掌读520 作者:三呆 分类:仙侠 主角:宫泽坤,莫亦欢

主角宫泽坤,莫亦欢小说《狐妃很忙:圣上打个仗?》是三呆创作的一本仙侠小说。“狐族天女,背弃先祖,今逐出狐族,不召永不得回!”“亦欢……明白了”莫亦欢乃狐族天女,只等十六岁成人之后便可继承狐族,却在继任大礼前与北夏皇帝私逃。“亦欢,不怕,从此你叫莫然,是我宫泽坤的妻子。”“斩妖孽!清我北夏朝纲!”叛军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实则谋朝篡位。而她被押在阵前,斩杀于万民面前,只为了稳定他的军心,“宫泽坤,我会回来的,我不会死的。”“斩!”是他亲自下令,斩杀了她。也是他,天涯海角的找寻她重生的契机。“你既已倾心她人,何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庭妃早早的醒了,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宫泽坤闭眼熟睡的模样,他的颜色从没那么轻松自然。

她的手划过他的眼睛,点到他的鼻梁,最后轻轻触碰他的嘴唇,想着有朝一日,这样的唇,会与自己亲密无间,脸色不由得一红。

宫泽坤像是感受到了她的触碰,动了动胳膊,像是要转醒。庭妃连忙收了手,躺在一旁装着睡着的样子。

他醒来皱了皱眉,看着这不太熟悉的寝殿,才反应过来自己昨晚是歇在了花居殿中。

一旁的庭妃这时才缓缓睁开眼,向着宫泽坤羞涩的笑着,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外面吵闹的声音阻止了。

宫泽坤也是十分不悦,“李德海,大清早的,有什么事情须得这样吵闹!”

李德海急急慌慌的小跑的跑进来,“哎哟,皇上,莫大将军在门口非要进来说有事禀告,这娘娘还没起呢,奴才哪敢让他进来呀。”

莫南?难道是莫然那边出了什么事?

“让他在外面等朕,朕马上过去”宫泽坤特意把“马上”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他赶紧起身,套上一件外衣,都来不及把洗漱收拾,只匆匆把头发一束,就赶去见莫南了。

何庭芳故意露出香肩,几次想开口留下他,而他把自己当做透明的一样,眼睛根本不往这边瞅。

她心里对莫南的怨恨又增加了几分。进宫前父亲就给她说过,这莫南和梅良瑜是皇上的左膀右臂,一文一武把握着朝廷的两脉主心骨。

但这莫南空有武力和忠心,对朝堂纷争可谓是一窍不通,他手下的将领除了从波弋国带来的几人,大多都不服他。

一个乡野村夫,根本没有什么背景支持,却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父亲让她找机会打探一下皇上得口风,对莫南是不是那么信任。

但看今天这情景,还用打探吗?只是一个有事禀告,就能把艳波婉转的妃子扔在一旁。

若是有朝一日,莫南与何家为敌了,皇上会让何家处在一个什么下场。

何庭芳紧紧攥着被脚,像是攥着莫南的喉咙一样。

这莫南是必须要除掉的!

而在另一边的宫泽坤却是十分惊怕,莫南如此着急,难道莫然真的有什么不测吗?

“皇上,姬彦青派了司清歌过来,但她不见到你不说来干什么。”莫南一见到宫泽坤出来赶紧上前说道。

“司清歌?”他有印象,在狐族的时候,那个小姑娘总是和莫然在一起,莫然来找他时她老是一脸鄙夷的看着他,她看不起自己,他是知道的。

“她在哪?带我去,走!”

莫南一点头,快步走在前面,也不管什么君臣纲伦,任由着宫泽坤在身后跟着。

最后他们来到了宫外的岳西楼,这里是京城最有名的酒楼,一般的人来都得提前好几天预订。这样看来,司清歌是早就来了。

小二带着他们来到三楼最里间的房间,进门就看见司清歌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品着茶,不像是有一点急事的人。

“司清歌,莫然怎么了?”宫泽坤一见她也不寒暄几句,直冲冲的就问。

“哎哟喂,堂堂北夏的皇上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啊。”她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厌恶与鄙夷。

“司清歌!”宫泽坤气急败坏的,下一秒眼里的火焰就能把她烤焦了。

她也不继续拿捏了,突然站起来,面色严肃,扬起首,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无眼泪,我,换心于她。”

换心?!

“什么意思?姬彦青并没有对我说过这个。”宫泽坤既震惊又疑惑

“意思就是,没有极喜之泪的话,修练阴冷功夫的人的心,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可以唤醒她,也就是我的心。”

“但她醒来后会忘记一切事情,重新来过。当然,这是下策。”

“现在是三月十六日,已经五十二日了,以狐族日夜奔程的脚力,回去需要七日,二十二天内,若你拿不到眼泪,我会去救她。”

“你知道我一直不愿她与你在一起,之前我没有阻拦,可这次她为你这般,我特意来北夏是想告诉你,此次若真的要行下策,我希望你可以再也不要找她。”

“这是我,求你的。”

宫泽坤一言不发,听着她把这一大段话说完,嘴张了又张,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只说了一句话。

“好”

“但我一定会拿到极喜之泪。”

宫泽坤一个人在屋顶上坐了好久,想到以前,他还没有被皇室看作为储君的继承人,莫然从狐族跟着他来到京城。

他不受宠,连带着她也遭人不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的饮食都要靠他出卖字画,靠她给酒楼端盘子上菜赚钱。

莫然长的可人,浑身围绕着仙气般,气质高雅,却要在酒楼里低声下气的讨好客人,甚至还要忍受着他们言语的**逗弄。碰到占便宜的客人,她只能飞快的跑走,自己独自在角落里哭泣。

这些其实他都知道,但那时是他无能,即使他知道莫然受了多大的委屈,可他无法坦然的说出让她安心在家休息之类的话。

因为他知道,他们休息一天就意味着一天没有饭吃,没有衣穿。

他只是恨自己无能,总想着等到他继承大统的那天,要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而现在他的皇位竟是靠她的牺牲得来的。

那时候他们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天黑月高时,两人一起坐在皇宫的屋顶上,她靠着他的肩,他搂着她的腰。

他说让她给自己生一个女儿,像她一样的开朗可人。她总是害羞的钻到他的怀里,羞骂他没个正形。

如今,他已经成了这天下的主人,他的字画再也不是放在大街上无人问津的废纸一张,而是御笔亲书,赐下去都是要供着的御赐之物。

她呢,现在却在复回池上,忍受着日复一日的痛苦

而这痛苦,每一厘每一分都是自己带给她的!

“皇上”莫南跟随了他一路,看他坐了良久,忍不住上来,“我知你难受,可我们已经找到庭妃了,不会有那一天的。”

庭妃?对,庭妃,眼泪他一定会拿到的。“对,莫南,走,我们去看庭妃。”

即使他注定会辜负她,他会补偿的。

“等等”莫南叫住了宫泽坤。

“怎么了?”

“皇上把荼芜香赐给庭妃吧。”

宫泽坤不解,“为什么,那可是莫然最喜欢的香。”

莫南解释到:“家妹重生需要荼芜香和眼泪做药引,庭妃若熏得荼芜香,眼泪会起得更好药效。”

那她回来,会不会不高兴?管不得了,她回来要紧。

“好。”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仙侠小说
  3. 女强男强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