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穿越> 骄女种田:大王你好棒!

更新时间:2020-03-26 11:58:15

骄女种田:大王你好棒! 已完结

骄女种田:大王你好棒!

来源:掌文 作者:零蹦 分类:穿越 主角:王定安,陆晚星

骄女种田:大王你好棒!是零蹦最新著作的穿越小说,主角王定安,陆晚星小说剧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一朝穿越,身中毒药的她毫不客气的压倒了身负重伤,气息奄奄的娇弱美男。美男眸光阴鸷:“你找死。”科技精英变村姑,当个村姑也好,种种田,赚赚钱,虐虐渣,小日子过起来!可某个被压过的山大王却似乎并不这么想:“压了我还想跑?”“那你想怎样?!”某男无耻大笑:“带回山寨,压回来! 展开

本书标签: 穿越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闹玩?是吧?"陆晚星松开手在她身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梳妆台边。梳妆台上摆着一个针线笸箩,里边都是些针头线脑,碎布头……还有一把磨得亮的剪刀。

陆晚星伸手拿起剪刀,"咔嚓,咔嚓"的剪了几下。

陆晚茜刚要在地上拱起来,循声看来,顿时吓得脸色发白,双膝发软又跌坐回地上,她心里一下冒出一个想法:陆晚星疯了!她从山上下来就疯了!现在要拿着剪刀伤害她。

两片薄薄的嘴唇抖了好几下才结结巴巴的说出话,"老妹儿,你拿剪子干啥?快放下……"

陆晚星直勾勾的瞪着她,上下打量一番,就好像看着一块案板上的肉。这眼神更让陆晚茜胆战心惊,她在地上胡乱的摸了摸,终于碰到瑟瑟发抖的陆晚晴,晃着她的胳膊道:"四丫,你快说话啊!你快告诉她咱俩是跟她闹玩呢!"

陆晚晴抬起头,正对上陆晚星凌厉的目光,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说不出口,发出"呜,呜"声,竟是被吓得哭了起来。

陆晚茜白着脸拍了她一巴掌,"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哭!"

她试着想要站起来,奈何两条腿就是不听使唤,在地上蹬了几次都不行。眼看陆晚星舞动着剪刀往她这边走,她看着门口,鼓足了尽头爬过去,一边爬一边说:"陆晚星,我告诉你……奶奶马上就回来了。"

"三姐,"陆晚星两步就走到她身边,半蹲下去。陆晚茜是愣眼看着她,搞不清楚这时候她笑眯眯的是几个意思。

"三姐,你别急着走啊!要走也得把衣服给我留下。"边说她拿着剪刀对准陆晚茜的脖子,冰凉的剪刀沾在皮肤上,陆晚茜吓的狠狠的一哆嗦,便一动也不敢动。

陆晚星看她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就知道她是被吓惨了。"咔嚓"手腕一抖,在她的脖领上剪出一个豁口。陆晚茜吓得惊呼一声,就见她慢条斯理的伸出手指抓着那个豁口,猛地用力扯。

"撕拉--"豁口瞬间变成一个大口子,陆晚茜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纤瘦的肩头上只留着一根**的带子。

这时候陆晚星才站起来,剪刀套在手指上,悠悠的转着圈,一副散漫的说,"三姐,是自己脱下来,还是我帮你?嗯?"

她的尾音上挑,似乎传达出不容质疑的态度。

陆晚茜想都没想,抖着手开始解腰间的带子。越是着急,越是抓不到绳结,三两下不仅没有解开,还系成了死扣。她急的都要哭出来,紧紧的咬着下唇,也不敢吭声。干脆放弃了腰带,抓着刚才陆晚星扯开的口子从上往下褪。

陆晚星感觉还是有点疲乏,退了几步坐在chuang沿,冷漠的看着地上的两个女孩。

她在现代的时候也是与人为善,助人为乐,从不会欺负弱小。和闺蜜挖心掏肺,好到穿一条**。结果呢?闺蜜却跟她共享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还想方设法的害死了她;

这一世,原主被亲堂姐欺负,亲堂兄欺骗,唯唯诺诺活的那么惨。

她穿越了时空活过来,老天成全她第二次生命,她就要改变从前的一切。

她要变强,变狠,哪怕变得铁石心肠,也要给自己穿上防弹衣,不能再被任何人伤害。

陆晚茜终于把藕荷色的裙子脱了下来,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个**,一条亵裤。光着脚丫蹬着一双看不出本色的绣鞋。尽管是夏天,她还是瑟瑟的抖着,两手环在*前深深的弯着腰。

陆晚晴看见她这副样子,倒有点幸灾乐祸,可是刚咧开嘴,就被陆晚茜决绝的表情震住,缩了脖子将自己抱得更紧。

被剥了衣服,该是何等的屈辱,但陆晚茜一滴眼泪都没掉,她把嘴唇咬的泛出血丝,两只杏眼噙着泪,问,"现在呢?你还想怎样?"

好像陆晚星将她欺负,她是敢怒不敢言似地。

"滚!"

陆晚星很不屑的吐出这个字。

话音还没落定,陆晚晴连滚带爬的出了门,陆晚茜低头含%,走的缓慢。到了门口忽然回过头,磨着牙说道:"陆晚星,你别得意,今天我所受的侮辱,来日我会加倍偿还给你。你等着!"

"对,加倍……"已经出了门口的陆晚晴随声附和。

"有胆量就放马过来,"陆晚星把拿着剪刀把身上的一个线头,"咔嚓"掉,剪刀放在嘴边吹出一口气。做出一个丢掷的动作。

站在门口的陆晚茜飞快的跨了出去。

"三姐,走这边没人……"

"滚……"

她们的声音淹没在夜色,陆晚星的目光才从门口收回落到地上。

那条藕荷色的长裙堆成了一团。她的心里记起原主第一眼看见这条裙子的欢喜;想要穿着它去见郭青山的儿子--郭瑞那雀跃的心情;以及裙子被陆晚茜占去时候的委屈;陆晚茜穿着它四处招摇时候的愤怒。

所以她现在心里隐隐的有一丝喜悦,是发泄出仇恨的**?。原来做一个彪悍的人,是这样的惬意。

想了想她走过去把那条裙子拾起来丢在梳妆台上。

又打开一口黄箱,她在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这是她的箱子,里边有少的可怜的几件换洗衣服,但打开的时候,还有些心酸。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在里边找出一件满是补丁的裙子,还有洗的发白的内衣。准备换**身上这套染血的衣服。

这时,陆老太的声音传了进来,"刘大夫,你快着走,五丫还不知道咋样呢?"

"大嫂子,我都到门口了,还急啥?"

陆晚星把衣服放在chuang边,迎了出去。刚好和陆老太打个照面。

老太太见她走出来,心疼不已的说:"你咋起来了?快躺下,让你刘爷给瞧瞧。"

"奶,我没事。"她闪开身,把刘大夫让进屋,打起了精神道:"刘爷,我真没事,就是擦破了皮。"

她不是不信任刘大夫的医术,而是看病太需要钱,陆老太偏着她不假,但手里根本没有多少钱财,陆家的财政大权都在三婶的手里,也就是陆晚茜的娘,老太太手里那点钱,也是平时采点山菜,野果拿到集市上卖一点一点攒的。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