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都市> 环球绿地大亨

更新时间:2020-07-26 11:47:43

环球绿地大亨 连载中

环球绿地大亨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金色之泪 分类:都市 主角:机文陇,林木森

栽果树、养水产、育鲜蔬,农产一把手怎么能少种软Q的蓬莱米。再种一些濒危植物,有格调。V字熊偷吃樱花勾吻鲑、金色小猫摘掉豆梨果献宝、肥汪不甘示弱拔掉绶草,表示力拔山河。云豹优雅的甩甩尾巴,一巴掌按下偷吃异蕊草的帝雉,兴冲冲找主人换取美味食物。欧亚水濑偷偷躲在水里看着陆地忙碌的人们,不时跟V字熊猜拳画分鱼的归属。八色鸟斜眼鄙视黑面琵鹭,眼神好似在说“丑八怪”。挖仔尾的招潮蟹、司马库司的巨木、马来西亚见了天光的热带雨林、加拿大的寒带针叶林、沿着黑潮北上的黑鲔鱼、沿着中国沿岸流南下的乌鱼们……林木森获得一把神奇灵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木森没有问董武开什么店,他本身不是商业奇才,帮不上忙,只有添乱的本事,于是他问董武:

“怎么样,晚上要不要来我这里聚聚?毕业后也好久不见了。既然你来到附近,又打了这通电话,应该有心里准备来看劫后余生的人吧!”

“行,不过你那里荒郊野外的,没有好吃的东西,你还是过来沪尾接我,顺便买一些吃的回去吃,来到你的地盘,这点钱必须你出。”

董武不客气的说道。让人请客,本来就是董武的一贯风格。

“怎么,你没买车啊?”

林木森心目中的“车”,不是“汽车”,而是“机车”。毕竟以他们这个年纪,“机车”才是标配。

”我看起来这么爱慕虚荣,这么想把妹吗?“董武的语气阴森森的。看来董武心有大志,心里想的是“汽车”,而不是“机车”。

住在天龙市的人,对买“汽车”有兴趣,但很少会冲动下手去买。

实在是停车成本太贵,维护成本太贵,比车子本身贵太多了,下不了手。

在天龙市买个停车位,那几百万元就没有了。大部分天龙市人,只要房子没卖掉之前,并不算有钱人。他们只是父、祖辈不小心在房价低的时候,买了天龙市,或分到天龙市的房子。

人活着,有时候真的看机运。天龙市的房子卖一栋,就能在别的城市买五栋。

林木森可不怕董武,想到大学时董武五颜六色的装扮,标准的把“吧妹”的装扮,立刻说道:“像!”

“算你狠!今天多买一点啤酒,我要把你灌醉。”

董武也算奇葩,他让人请客,从来不会让人烦,反而会觉得在需要人陪的时候,有人陪。

“凭你,够看吗?”

“不废话了。我存的钱都用来开店了。不成功變成仁啊!出门坐捷运就好,又方便,又不会塞车。等我有钱,再买豪车来开开。到时候,有的是机会摆谱。现在摆给谁看啊?”

捷运是穿梭在都会地区的轨道运输。有近半的路段在地上,或者属于高架,叫地铁不太适合,最后就选用捷运这个名称。

“好吧!你先忙你的。我出门去接你了。”

沪尾捷运站的右手边,就是格上租车。

林木森决定开车去沪尾,把车子还掉,到时候跟董武坐社区免费巴士回去。

车子一接近沪尾闹市就堵住了,磨磨蹭蹭的总算开到格上租车。

把车还掉后,走到沪尾捷运站背面的河滨广场,林木森拨打董武的手机。

“我到了,你店在哪里?”

“你到了?怎么这么慢,我肚子都饿了,等你喂呢!”董武的声音透著疲惫。看来他不是来玩的,真的有事要做。

“就知道吃!怎么当老板反而变得更小气,都舍不得自己花钱吃饭了?”

林木森可没有当冤大头的觉悟。

在大员岛吃饭都是AA制,除非事先有约定请客,不然,大家都很自觉的掏钱付账。

最佳请客地点就是吃到饱餐厅。

吃到饱餐厅,形式很多,最普遍的是火锅吃到饱,其次就是欧式吃到饱,@国料理吃到饱,不管是那一类,基本上会有饮料、糕点、肉菜、素菜、海鲜、冰淇淋、生鱼片、日式料理等等。

最近,中式料理也流行菜吃到饱。付吃到饱的钱,你可以一次点十道菜(或其他数字),吃完了再点,只要能吃完,可以尽量点。

不管是哪一种,都是随你吃到饱。跟自助餐点菜算钱不同。

在大陆,把吃到饱餐厅叫自助餐,把自助餐叫快餐。

很多刚到大陆的大员岛人,都会搞混。毕竟他们快餐的形式,和大员岛自助餐还是有一定差别。有时候,你不一定认得出来。

吃到饱餐厅,爱吃什么,就拿什么,两人都没有负担。最重要的是吃之前能确定价钱。方便知道要花多少钱请客。

“去你的,这么小气。”

“没办法,沪尾的小吃贵。你回到我住的地方,我动手做给你吃。”

林木森对董武的评价根本不以为意。

“你现在在哪里?”

“捷运站外,靠河那一边。”

“得,你沿着河边走过来吧!我店靠近渡船头。”

“行,我走过去看到好吃的帮你买一些过去。”林木森说道。口头的便宜可以占,由于社区免费巴士到沪尾捷运站,他还是认这个地方是他的地盘,该请的还是要请。

“哈哈,等你啊!”董武乐了。

夕阳西下是沪尾最美丽的时刻。不少人痴站在河岸就为了等那一抹夕阳,是大员十景之一:小吃、夕阳、无边无际的小店还有人潮,是沪尾的魅力之一。

在沪尾的人潮中,你永远不觉得拥挤,反而能有看透世间的感觉。

河岸边,现在都是人,夕阳对林木森而言,同样有魔力,但是他来的时间有点晚,现在只能看见火轮子灭顶的时刻。

这时,云彩特别美丽,从红紫到黑的渐层,仿佛拉开黑幕的美人,在对面山头升起,朦胧的再也看不到身影。

夜晚的沪尾,曾经是寂静的地方,除了住家的灯光,就连路灯都显得黯淡无力。

就如其他的小镇一般,无语的沧桑对应着过往的风华。曾经的小火车熄灯之后,沪尾也随之静默了下来。

但随着捷运的开通、淡水河的整治,沪尾活了过来,在旅游人潮上,成为大员岛第一。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越来越多。

就算是凌晨三四点,渔人码头那边也不缺乏看海景的人。

他们就那样静静的听着海潮的声音,依偎在情人的身伴,低声说着绵绵的情话。

渡船头就是前往渔人码头最浪漫的方式。

票价不过是六十块钱(约十四软妹币),四段公车钱。

沪尾捷运站紧临着河岸。

沿着河岸,没有什么大饭店,只有连绵的小店。有的店甚至只卖一种东西。

古老的码头边,可不是大户人家的居所。

有钱人住在半山上,可以鸟瞰淡水河。

那个位置就在现在的沪尾国中背面。从沪尾老街走过去要半个钟头。现在只觉得那个地方街道狭小。

周杰轮的不可说的秘密,有一段场景,就在清领时期的富人区拍。

现在,由于交通不变,这个地区的模样,就一直保留了下来。

在沪尾老街,生意最好的是明码标价的商品。

大部分人,并不准备在一家店花太多钱。

每个人都在价钱、美食、肚量之间盘算着。

由于店租节节上升,所以小吃店的小吃便宜不了,但是也没有贵到哪里去,比其他地方贵个五块左右。换算成软妹币大概就是一块多一些。

由于同质性很高,开店做生意的,也没有办法把价钱拉的太高。除非能做到同业联盟。

“炭烤臭豆腐来两支?”

“要不要泡菜?”

“好吧!加点泡菜。”

“行。”满脸油光的中年小贩,在穿起来的两块白色臭豆腐涂上褐色酱汁,然后中间切开放了点韩式泡菜进去。放在炭烤炉子上,烤了两三分钟,就拿了两个纸袋,放了进去,然后又套了一个塑胶提袋,递给林木森。

“加泡菜三十元(约七软妹币),总共六十元。谢谢。”

林木森把早就准备好的零钱递过去,老板看也不看,直接收了起来,忙下一个人的生意。

林木森继续往前走,又买了淡水阿给。

淡水阿给是炸豆腐包粉条,放在老板特制的汤里煮过的道地沪尾美食。没吃过淡水阿给,不要说你到过沪尾。

董武既然说没有吃过沪尾小吃,那淡水阿给就必须买给他尝尝。

第二次去沪尾的人,大半不会再吃淡水阿给,沪尾好吃的小吃太多了。以美味排名,淡水阿给还排不上号。

再买了一些花枝丸以及虾卷,觉得这些东西应该够吃了。就没有再对其他的小吃下手。

看到手摇红茶店,买了两杯酸酸甜甜的金桔柠檬,就往董武的店走去。

这一排店面,没有什么暗巷,所以他很快就看到站在店面口看着工人装潢的董武。

“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怎么舍得让同学我挨饿呢?”

董武高兴的上来给林木森肩膀一拳,把他手上提的东西抢过去。伸手就从里面拿起炭烤臭豆腐的木棍来。

“恶心!”

林木森看看店里,说道:“你这个店没几个座位,做不了什么生意吧?”

“外面那么多椅子,怕没地方坐?”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小说
  2.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