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军事> 谍报风云

更新时间:2020-01-07 10:10:39

谍报风云 已完结

谍报风云

来源:快阅 作者:马文 分类:军事 主角:马悦君,曹如红

谍报风云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军事小说,主角马悦君,曹如红小说内容很精彩,他被逮捕后中了敌人的套圈,在昏睡中,把日女当成了自己心爱的红娘而发生了关系,清醒后与敌人生死搏斗。她为地下工作做出了贡献,但误解了爱她的中国司令员,自杀前仍念念不忘她的第二故乡中国……“惟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当爱国成为信仰,我愿意抛下一切奔赴战场。 展开

本书标签: 励志小说 军事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钱要命嫌马车赶得慢,一个劲催赶马人:“快,快!”

原来刚才剥皮告诉他,警备队要对他们下手,要出城,就要快。要赶在一刀宰的前头,提前出城。出了城,他就没办法了。同时,他派了一队人提前赶到城门,暗中保护他爹。

车到城门时,一个伪军横枪一拦,叫他们下车接受检查,钱要命探头伸出车棚,呲着大金牙笑着出示了出行证,伪军看了看,又叫旁边一个军官模样的人看了看,摆摆手说:“走吧。”

马车出了城。车到一片树林时,美青年要小便,车只好停下。他蹦下车,向林中走去,来到一棵大树下,蹲**身,扒开土,拿出一包东西,塞到怀里,又回到车上。马车又出发了。原来美青年就是女扮男装的神枪手王丹凤。

马南强挑着鱼篓向城南门走去,快到城门时,他象以前一样,边叫卖边走。因为他常年进城卖鱼,伪军并没怀疑他。

走到城门时,一个伪军拦住他说:“老头,今天生意咋样?”

他说:“别提了,今天生意不多好,鱼没卖出去几条。”

伪军想占便宜,走过来,看渔篓,他把鱼翻来翻去,想找条大的。马南强心里捏了把汗,很着急,因为盘尼西林就藏在鱼肚里,一旦翻出来,不仅自己的生命有危险,而且药品恐怕再难运出去。正当他提心吊胆时,麻竿连长走过来,责备说:“人家生意没做好,你又想占人家的便宜,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伪军赶紧立起身敬个礼说:“是!”然后对马南强一摆手说:“走吧。”

马南强拿出两条鱼说:“长官辛苦了,随便尝尝吧。”

伪军不敢拿,他看了麻竿一眼。

麻竿连长说:“人家主动给你的,你就接着吧。”听了连长发话,伪军赶紧接住说:“谢谢老爷子,走好。”

马南强挑起担子,不慌不忙地出了城。没走多远,他就撒腿跑起来。前面树林里,赛云长王云飞在接应。

马南强从鱼篓里拿出一包东西递给他,赛云长王云飞对马南强说:“大爷,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好,来日再见。”说完,一溜烟走了。

其实这是马悦君安排好的,他约见了麻竿连长,对他说:“我爹出城带一样东西,请你务必帮助他出城,千万别叫别人找麻烦。”麻竿连长打了个百分之百的保证,说肯定不会出问题。他也没问啥东西,但他知道事关重大,必须保证顺顺利利出城。马悦君还保证一有机会,就带他投奔八路军,打日本鬼子,麻竿连长喜欢得了不得。他告诉马悦君,不知为啥,过去警备队常来巡逻,可是这两天一次也没来,如果叫他们发现,检查就很严格了。

麻脸警备队长一刀宰策马狂追到东门,可是他们来晚了一步,大金牙钱要命已出了城门。他本想把看门的伪军骂一顿,但又没理由。只好问他们,钱要命李有财的马车往哪个方向了。问清以后,打马又向前追去。

剥皮李二毛的人其实也在这里转悠,但剥皮交待,他们不开第一枪,如果一刀宰敢向他爹开枪,你们坚决开枪还击,要保证他爹的绝对安全。一刀宰在没有抓到证据以前,也不会轻易开枪,他们只是想把车拦住,进行彻底检查。

追了一阵,他们终于看到马车的影子。一刀宰欣喜若狂,他叫手下大喊:“前面的马车停下!”但马车根本不理他那一套,反而跑得更快了。他气急败坏,又以为剥皮的人没在跟,就开枪警告。

谁知剥皮的人就在附近,听见警备队开枪了,就对着警备队也开了枪。一刀宰一见特务队对他们射击,知道剥皮在保护他爹,于是更气了。下令还击,这下可热闹了。敌人自个打起来。

一刀宰骑在马上,边射击边追马车。坐在车上的神枪手王丹凤拔出枪,不慌不忙上了子弹,打开保险,对着跑在前头的敌人一个点射,敌人一头从马上栽下来。一刀宰想不到车上也有拿枪人,而且还打中他们的人,他叫手下人拼命对马车射击,可把钱要命吓坏了,他想叫马车停下,谁知车夫也是抗联的人,根本不听他指挥。钱要命这时候,他才感到命比钱贵重。

神枪手弹无虚发,一枪一个。钱要命一看大事不好,问他们是什么人?打死这么多警备队的人可了不得,叫日本人知道了,还不要他的脑袋。他见车上的人都不理他,趁他们不留神,滚下了马车,颤颤巍巍地跑到一个小土包后头,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头上的汗水直往外浸。他想:“坏了,上共产党的当了。”他本想喊,车上是共产党,这一来,一刀宰就会说他儿子私通共产党,报告日本人。所以嘴张了几张,没敢喊出来。

一刀宰他们遭到前后夹击。狼狈不堪。而且前面车上的人枪法太准了,照这样追下去,自己的人不全报销了,连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他只好叫马队停下来,往后撤。

剥皮的人虽开了枪,但也没敢真打死人,只是想把马队赶走。他们见马队掉回了头,就停止了开枪。但一刀宰并不知实情,以为剥皮他们开枪打死了自己人,对剥皮更仇恨了。他恨恨地说:“娘的,老子不报这血海深仇誓不为人!”

但他回来后,没敢向日本人说实情,只是说:发现了共产党,他们追了过去,不想中了埋伏,死了几个兄弟。被独眼山本狠狠地骂了一顿,还少不了挨巴掌。

剥皮听他逃回来的爹一说,也知上了当。但他估计一刀宰没有真凭实据,也不会给日本人说实话,会编个理由瞒哄过去。他们两个只好伸伸脖子把这事咽了下去。

党组织对曹如兰不仅完成了A 行动,而且完成了B 行动,非常满意,决定再交给她一个重大任务,那就是除掉出卖同志的叛徒。曹如红却在她之前除掉了班若南。

情绵绵酒吧是沙市有名的酒吧,内外部装饰典雅豪华,尤其是内部,灯光、音响、酒吧、壁画等都是一流的。那镶嵌在带金边木框的意大利和法国古典名画,给人一种浓浓的西方情调,使人仿佛在异国它乡。来这里的,都是些达官贵人、纨绔子弟、著名富豪、强势人物。

走进去,暗红的灯光闪烁变化,软绵棉的音乐使人置身温柔之乡。

已经参加中统并因有功被提拔为科长的班若仁,带着一班打手走进酒吧,这个家伙实际上在日本人占领沙市后,已经偷偷地和日本人勾搭一起,是个双面特务。

因他是这里的常客,俏丽的迎宾女对他抚媚笑着说:“请进。”一个穿着超短2裙和低%露着**的妙龄女子把他们领到有半截木板隔开的包间,从这里可以看到大厅的情况。

服务员马上端来几杯热腾腾的咖啡和一拼盘各样水果。

几个露着粉白**和丰满%部的妖娆女子浪声浪气地坐到他们身旁,说:“小哥哥,我给哥哥削个水果。”并用涂了猩红甲彩的小手抚摩他们的**。

大厅里播放着缓慢而温柔的菲菲之音《何日君再来》,一对对男女正搂抱着翩翩起舞。

突然,班若仁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穿着薄如蝉翼的轻浮的白舞裙,仍高贵典雅,风度翩翩,不像风尘中的女子。

他张大嘴巴出神地看着,以至陪坐小姐嫉妒地说:“是不是看中那个白衣小姐了,那可是个有名的花心人物,出奇的漂亮。要不要*介绍一下?”

班若仁喃喃自语:“好一个满嘴仁义道德,背后男盗女娼!这就是所谓的革命者?原来你和我们是一路货。”原来他看见的是曹如兰。

“这回我看你往哪里跑!我手里有这玩意,你的武功再好,还有它厉害?”想到这里,他摸摸腰里的手枪。

他俯身向身旁的混混说:“有个共产党混在舞客里,就是那个穿白衣的美女。把她抓起来送到党部,会立大功,受奖赏。”几个特务立即起身向白衣女子走去。

当枪口对准%.口时,白衣女子大喊大叫起来:“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凭什么抓人?”大厅里顿时乱起来。

秃顶老板赶紧走过来,满脸堆笑地说:“先生,你是否误会了。她可是有名的曹长官的小姐。”

“什么小姐?她是共匪。”特务恶狠狠地说。一听说是在抓共匪,怕惹火烧身的人们一下走了大半。白衣美女被强行带出舞厅,拉进停在门外的汽车。

班若仁得意样样地把她押进国民党党部。

他大声喊了声:“报告!”

里面那个肥头大耳,笑容可掬,但心狠手辣的陈主任应了声:“进来。”

班若仁走进去,对笑面虎陈主任说:“抓住了一个共匪。是女子学院的。”

“好,带进来。”当白衣女子走进屋后,笑面虎陈主任立刻睁大了眼睛,这个老色鬼看见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好像恶狗看见一块肉,恨不能立即吞进肚里。

他直钩钩的盯着女子看着,班若仁看他那垂涎欲滴的样子,赶紧提醒他说:“就是这个共匪。”

笑面虎陈主任这才缓过神来,和蔼可亲地说:“你叫什么?”

“我叫曹如红。”

“不对,她叫曹如兰。”班若仁赶紧否认。

笑面虎仍和风细雨地问:“怎么不敢说真名子?是不是害怕暴露身份,不要紧,我对误入歧途的年轻人还是宽宏大量的。”那样子好像老人在耐心教育自己的孩子。

白衣女愤怒地说:“为什么我不敢说真名子?你们为什么非要冤枉好人?”

笑面虎说:“你在哪里做事?”

“我在东吴法学院。”

“不对,她是女子学院的一面校花,怎么会是东吴法学院的?”班若仁大声说。他为自己的报复有几分快意。

“那是我妹妹。”女子说。

班若仁大吃一惊,难道真搞错了?怎么会和曹如兰长得一模一样?听说她有个孪生姐姐,莫非是她?

笑面虎怀疑地看了班若仁一眼。班若仁心虚地说:“你有什么证明?”

白衣女子拿出学生证扔到笑面虎桌上,他看了一眼,瞪着班若南说:“你是怎么搞的?怎么会抓错?”

班若仁结结巴巴地说:“她和那个曹如兰长得一模一样,好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怎么认得出来?”

笑面虎想巴结这漂亮女子,责备了班若仁几句,讨好地说:“去,用我的车送她回家。”

他们坐上车,按照曹如红指定的方向,车飞快地向前开去。路上,班若仁一方面为自己认错了人后悔不已,一方面又为自己能结识这美女子而感到万幸,自己千方百计想把曹如兰搞到手,但碰了不少钉子。现在遇到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把她搞到手不是一样吗?这样也是对曹如兰的一种报复。把她送到一个小洋楼前,车停住了。曹如红走下,头也不回地向院里走去。使班若仁大失所望,他在想好事,如果女子叫他到家坐坐多好啊,但自己毕竟得罪了这女子,需要一段时间缓和。

在返回的路上,班若仁已经在计划如何把女子搞到手。他觉得这女子和曹如兰一样,有点高不可攀,但既然是在风尘场里混的女子,肯定容易上手。况且自己已经和过去判若两人,有权有势,又有一个有钱的爹,还怕弄不到手吗?万一不行,自己就来硬的。想到这里,他心痒难耐,恨不得马上把美人抱在怀里。他突然想到一个恶毒的计划。一定会把曹如红搞到手,到时候她不从也得从。

曹如兰和曹如红确实是双胞胎姐妹,两人长得一模一样,都长得非常漂亮,邻居夸他家出了两朵一样的花。小时候两人一样可爱,外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常常把她们搞错。他爸为教育她俩煞费苦心,先后请了会音乐的、会美术的、会书法的、会武功的、会唱戏的各式各样的老师教她们,两个小孩也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老师的本领。甚至超出了老师,令他爸爸非常高兴。上到大学,两人受不同的影响,分别走上不同的道路。姐姐曹如红经常出入于灯红酒绿,轻歌曼舞之中,迷恋于纸醉金迷,醉死梦生。妹妹曹如兰跟共产党走上革命道路。她们的父亲很不理解,他既反对大女儿放荡不羁的生活,也反对二女儿跟共产党跑。但儿大不由父母,虽然两个女儿只要一回到家,他就吹胡子瞪眼地教训她们一顿,大女儿表面答应,背后还是经不起迷惑,依然我行我素。二女儿性格掘强,索性住到学校不回家。开始,她父母还长吁短叹,以泪洗面。随着南京政府南迁重庆,女儿仍在沙市上学,他们也顾不上管她们。

班若仁从那以后处处留心曹如红的去向,他派出了手下在暗中观察曹如红的一举一动。他发现她经常去的那几个舞厅、酒吧、咖啡馆,就有意识的也去那里。但每次他见到曹如红,都像热脸贴住凉#,自讨没趣。

他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这么巧,又遇到曹小姐了,真是有缘。”

但曹如红总是不冷不热的哼一声。尽管他为那一天的冒失行动多次道歉,但好像曹如红并不原谅他们。曹如红打听到班若仁的身分后,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只是与他们客客气气,保持一定距离。这么多次“碰巧”以后,班若仁终于耐不住性子,他决定按计划开始行动。

一次他们发现曹如红向咖啡馆走去,就提前占好了位置。而且布置得没有空位。只在班若仁的位置旁留了一个空位,专等鱼上钩。

曹如红走进咖啡馆,见没有空位,本想走出门,但班若仁起身热情地招呼她:“曹小姐,怎么巧,我这里还有个位置,请坐吧。”

曹如红本想拒绝,但班若仁说:“怎么,曹小姐不给面子?”

曹如红只好坐下,但尤如针刺,心里非常不安。

班若仁要了两份咖啡和甜点,热情地招待她,不时地说着奉承话,那样子好像是曹如红的仆人,跑前跑后,无微不致。

曹若红不好意思,只好喝了一杯咖啡,本想起身,借故离开,但不知怎么身上软绵绵的,身不由己。她越来越感到迷糊。渐渐地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深夜,昏睡中的曹如红突然感到身体非常沉重,她拼命挣扎着,但好像有一只老虎压在她身上,动弹不得。她拼尽全身力气,**一收一蹬,把这个人蹬下了chuang。

班若仁还沉浸在刚才的欢乐中没有迷瞪过来,奇怪地说到:“还没完哩,怎么掉下chuang了。”

曹如红听出了班若仁的声音。她趁他正想爬上*,照他档部狠命踢了一脚,踢得他哇哇大叫,蹦了起来。

曹如红迅猛一拳打在他脸上,血马上流进他脖子里,并顺着光身子往下流。

这时班若仁也明白过来,原来曹如红在打他。这个娘们也和曹如兰一样厉害,手脚好像铁榔头一般,打在身上像火烧一样,针刺般疼痛。班若仁急忙抓起衣服,逃出屋子。

曹如红失声痛哭起来,她双手捂住脸边哭边骂:“畜生,天杀的班若仁,早晚我非宰了你!”曹如红虽然出入花心场合,但她坚持卖艺不卖身,不管公子哥们如何**她,使出混身解数,但她的底线就是守住自己的贞操。她只有在遇到自己心爱的人时,才肯为他献身。如今被这个畜生破了身,等于毁了她这一辈子。这是奇耻大辱,以后她无法向自己心爱的人交代。她发疯似地跑进卫生间,打开水管,拼命地冲自己的身体,仿佛要把耻辱冲洗干净。她下定决心,这一辈子不报此仇,誓不为人。但她冷静下来后,她想:“这个畜生是中统的人,有人有枪,要报仇,谈何容易。”她穿上衣服后想,如何报仇呢?要想报仇,仅凭一己之力是不行的,告诉父母吧?这么丢人的事如何开口。找机会暗杀他吧?他身旁前护后拥,根本没有机会下手。突然她想起中统和军统有矛盾,只有利用军统,才能找机会报仇,但中统和军统利益是一致的,他们决不会为了她一个小女子去拼杀。想来想去,她觉得只有进入军统,才会有机会。但要进入军统也不是轻而易举的,非取得信任才可。如何取得信任呢?看来只有父亲能帮上忙。第二天,她给学校请了长假,直奔父母家里。

猜你喜欢

  1. 励志小说
  2. 军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