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言情> 素手权臣遮天下

更新时间:2020-03-26 16:20:51

素手权臣遮天下 已完结

素手权臣遮天下

来源:掌读520 作者:梦回东夏 分类:言情 主角:慕靳枫,萧何

《素手权臣遮天下》男女主角是慕靳枫,萧何的小说,文章就请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故事内容写的很是精彩,萧何以为,这辈子注定要孤独终老,女扮男装,娶不得女子,嫁不得夫君,可谁知……“爱卿,朕今日觉得月色正好,你我不如盖着被子好好聊一聊。”皇帝无耻的的把她拉进他的被窝。“爱卿,朕觉得没有女子能配的上你,你不如一辈子不娶妻,留在朕的身边吧。”某皇帝无耻的剥夺了她作为“男人”的权利。直到有一天,无耻的皇帝把她扑倒她才真正明白过来:我居然把皇帝给掰弯了……可她是女的!要怎么把皇帝给掰直呢?这是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彼时段衡正对着萧何的这包银子出神。他思来想去,对于这包银子和萧何的举动,他只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能够说通这一切——莫不是他以为我堂堂安王府世子心疼钱吧?

呵——我坐拥王府,府中异宝珍奇数不胜数……想到这里段衡突然笑了,萧何啊萧何,你可真有意思。

段笙忆踏入书房的时候,正看到自家哥哥对着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笑。她从没见自己哥哥笑得这么开心,便极为好奇是何物。

段衡说只是包银子,那她就更好奇了。

“哥哥笑得这么开心,难道这包银子里还能开出花了吗?”段笙忆一脸不可置信,微微歪着头拨弄着这包银子。

自家妹妹鲜少有当下这么安静美好的时候,段衡的心突然棱角都柔软下来。他站起身来,轻轻摸着妹妹的头。即便段笙忆发上簪着的步摇角度尖锐,划得手心很痛,他也不在意。

“笙忆记得哥哥送给你的那个点翠步摇吗?”

段笙忆点点头,一脸兴奋的模样,“当然记得。绾儿公主也送过我一个相似的,皇家内务府的工艺虽然更为精湛一些。但是我还是更喜欢哥哥送的。”

“是不是正是因为所赠之人的不同,礼物对于主人的意义也就不一样了呢?”段衡声音温和,试图循循善诱。

“我明白了,送给哥哥这包银子的人对于哥哥一定有不一样的意义。那会是谁呢?”

说到这包银子,段衡又笑了起来。

“他——很有趣。”他才发现,在自己印象中,仿佛别的词语都形容不了萧何。

“他是不是……叫萧何?”段笙忆心中一片恐慌,离那个人越来越近的事实让她害怕,她又极其盼望不是,一贯持重的声音有些不稳。

“是,笙忆你认识吗?”段衡正诧异于自家养尊处优不关心朝事的妹妹竟然知道这个名字。一瞬间手心突如其来的刺痛,随着段笙忆激动地转过身变得鲜血淋漓。

段笙忆手中拿着的包被她用力丢弃在地上,依稀看得出绣了一个清逸的“萧”字。

此刻段笙忆心中如同倒了不周山,半边天都塌了下来。愤怒驱使她抛下了一贯的矜持与清高,厉声质问上一秒还在温柔抚摸她青丝的哥哥。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萧何?明明是一个男人,却惹得你们一个两个都被他蛊惑,我看他就是个妖孽!”

段笙忆精心梳就的鬓发由于她情绪失控下的激烈动作钗环并落,最终失去控制散成一堆乱发。此时在段衡眼里,相比段笙忆口中中魔似不停念叨的萧何,这个时候不可理喻的自家妹妹更像是妖孽。

但是段衡作为兄长,他不忍苛责妹妹,当然也不能。

首先段笙忆目前这个样子,不能让府中其他人知晓,人多口杂,传出去对妹妹名誉不好。其次他此时什么也做不了,盛怒之下的人最听不进去劝告。现在的他只能在一旁看护,别让她伤到自己,然后静静等待妹妹发作完毕。

明珠蒙尘,吾亦有过。

段衡并不清楚妹妹和萧何之间有什么过节,不过结合妹妹口中之言大致猜想,多半是与慕初然有关。也不奇怪,像萧何这般来历不明又有趣的人,慕初然怕是比自己还要留心。

慕初然啊慕初然,我父亲为你慕氏的江山而死,我的妹妹却偏偏爱上了你,难道你是我们段家命中注定绕不过的结吗?

段衡知晓自己空空守着这世子位,却不能有什么作为。异姓世子本就处于朝堂的边缘,更何况是将门世家,皇太后的外戚。这些身份看似身份尊贵,无上荣耀,其实身份的反面注定了自己的一生压在了“功高盖主,外戚干政”八个字下不得翻身。

想到这里,段衡看着犹不肯歇的妹妹,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这口气中有不甘,有怜悯,有痛心,但更多的是无奈。

段笙忆平日里被礼法中大家闺秀的条条框框束缚住,大概是压抑了太久,此刻不再抑制自我的她显得格外暴躁,段衡书房中整齐摆放的的文房四宝被她砸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儿,等到她疲乏了,安静下来,世子书房内已是一片狼藉。在段衡看来,这一会儿似乎比一年还要煎熬。

段笙忆怒气渐消,慢慢恢复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累的快晕了过去。段衡两步上前接住自家妹妹,抱回了她的闺房。

找来妹妹的贴身侍女替她梳洗更衣,睡着了的段笙忆很是乖巧安静,和小时候一样。

他盯着妹妹疲乏的睡颜,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父亲还在,他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段衡的父亲长年在外征战,战事凶险,可父亲每次归来,都是又一重荣耀加身。短短数年,由于带兵有方,功勋显著,段父从多年前的区区副将逐步晋封至大将军,那个时候姨母在宫中也地位稳固,中宫之位无人可以撼动,他们段家风头无二。段衡还记得先皇曾摆了声势浩大的宴席欢迎班师回朝的诸位将领,也曾亲自命人为父亲布菜。

可段衡最为怀念的,不是这些鲜花着锦的日子,而是父亲刚刚当上副将的时候。那个时候笙忆刚满七岁,自己也才十岁,父亲每次回来没有无穷无尽的军事会议要参加,就会带着他们去山坡上玩。母亲带笙忆采野花认野草,父亲就教他射箭和剑术,那个时候他就明白,自己将来会长成像父亲一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然后和父亲一起保护母亲和妹妹。

后来,这个想法破灭是在一场庆功宴上。那时他们照例参加了奢华无比的庆功宴,等待一如往常父亲的凯旋。谁知宫门一开,回朝的将士们满面戚戚,领头人当中却没有父亲的身影,随之而来的只有父亲战死沙场的消息。

奢华的庆功宴变成了追封宴,他们受封得到了这座安王府和一众头衔,自己也成了尊贵的世子殿下。但段衡始终无法释怀,父亲为别人的江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一将功成万骨枯,一君王立将骨寒。

往日鲜活的背影如今成为青冢一座,悲哀与追思就像段衡记忆里一场永远做不完的梦。不管他身在哪处温柔乡,在何地纵马射箭,在天南地北任何一个地方,一安静一合眼,通通奔涌而来。

段衡常常追思过往,却很少像现在这样凭吊过往。因为人一旦背负得过重,走得就慢了。

黄昏时分,慕清绾正在太后宫里陪太后听戏。

朝露殿新搭建起来的戏台子上请的是皇都里最有名的昆曲班子,唱得是《游园惊梦》。

张口吃下慕清绾剥好的新橙,慈爱地为女儿拂了拂衣襟。

“绾儿真是孝顺,年轻轻地陪母后坐在这儿听这戏折子。”说话间眼睛里盛满了宠爱。

“不像你那哥哥,最近忙起来连母后都顾不上了。”冷轻痕提到慕初然,一脸佯怒。

“对了,那个建湖的事情,你哥哥同意了吗?冷轻痕一双眼睛直盯着戏台,状似不经意地问。

慕清绾乖巧地把脑袋轻轻伏在母后的腿上,像只名贵的猫。撒娇似地说:“母后,绾儿读书记得圣人曾言‘吾日三省吾身’,绾儿回去也照做了一次,发觉作为咱们大殷国的公主,绾儿有责任给天下臣民做表率。这修建湖泊,劳民伤财,如果只是为了满足绾儿这个公主的个人私欲,那会令咱们皇室蒙羞的。”

冷轻痕听言很是激动,挥手示意散了戏班子,并交代重赏。

她拉起慕清绾左顾右盼,眉宇间尽是不可置信。

“哎呀呀,我的绾儿长大了。不仅懂得孝顺母后,更是懂得为国操劳,为民着想了。”

慕清绾紧攥着母后的袖口左右轻晃,那副被夸赞的得意和不好意思显露得明明白白。

“唉——”冷轻痕忽而叹了口气,这让她真正像一个母亲。

慕清绾很是好奇,“母后您为什么叹气?是绾儿哪里做得不好吗?”

冷轻痕摇摇头,转身捏着慕清绾粉嫩嫩的小脸。

“这孩子长大了,就要嫁出去了。我在想咱们家绾儿如此貌美贤淑,不知道哪家儿郎有这个福气哟。”

这句话羞得慕清绾小脸通红,双手掩着脸只往冷轻痕怀里钻。

冷轻痕慈爱的拍着她的肩膀,一双眼睛直直望着天边的落日和飞鸟,仿佛在想些什么。

夜已经深了,微微的凉意漫上府墙的深黛色砖瓦,安王府内静静的。

段衡还没有睡,手提一盏明灯,在离段笙忆闺房不远的凉亭里坐着。

掌中灯燃,眉藏柔风,亭下清禾草木有了微微的明霜。在这偌大的王府中,此刻的段衡没有酒肉朋友,没有温声软语,他收起白日里一贯的浪荡模样,周遭清清冷冷的,寂寥得像个云游诗人。

段衡只静静地坐着,偶尔抬头望向妹妹闺房一眼,目力可及之处隐约见得跳动的暗暗烛火,反射在窗前闲展吴山翠的画屏上。“银烛秋光冷画屏”这句诗,总是在入了夜后从刻板的诗集上变得具体而生动。

添香踏着青石板快步跑来,一边喘气一边说:“世子——郡主她醒了,想见见您。”

段衡点点头,走向段笙忆的闺房。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女主爽文小说
  4. 古代修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