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邪物商人

民间邪物商人

v1.1.1
| 4.2 MB

更新时间:2020-08-06 01:27:44

“相传有一种鱼,半身偏枯,一半是人形,一半是鱼体,名叫鱼妇。据说是颛顼死而复苏变化成的。颛顼是昌意之子,在他将要死去的时候,刚巧一阵大风从北面吹来,海水被风吹得奔流,蛇将变成鱼。已经死去的颛顼便趁着蛇即将变成鱼而未定型的时候,托体到鱼的躯体中,为此死而复生。后来人们就把这种和颛顼结合在一起的鱼叫作鱼妇。”

张离放下手中的茶杯,若有所思地望向远方。

“死而复生!”我瞪大了眼睛。“难不成,村长那么护着那鱼妇是因为它其实是村长老伴和鱼结合而成的?”

张离没有答话,缓缓拿起茶壶再倒了一杯茶。

“奇怪的是,既然是村长老伴借那个东西复活的,水猴子干嘛把它偷了去?难道……他想借这个复活谁?还是……”

“不可说,不可说。”张离摇了摇头。

张离不愿多说,我也不好再问。

见夜色渐浓,我向张离指了指那间客房,“张老,客房给你收拾出来了,就是青姨房间旁边的那件屋子。”

“好,麻烦了,小伙子。”张离将手中的古董放回原处,“你青姨走之前,没向你交代些什么?”

“除了让我好好看店外什么也没说。”我留了个心眼,没把吴友来找她然后她神色慌张离开的事情说出来。这个人来路不明,我还不能把什么都告诉他。

“嗯……”张离略一沉吟,转身向客房走去,“天色不早了,早些睡吧。”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深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

青姨到底去哪了?

这么多年了,这样一声不吭消失十来天是头一遭。吴友到底和她说了些什么?让她扔下奇货居走了。

那以后奇货居就交给我了吗?

迷迷糊糊地,我听到闹钟响。

“啊呃呃呃。”我伸了个懒腰,手臂怎么有点酸痛。

我从床旁的桌子上拿起裤子,准备穿上,突然发现一封信!

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我惊得把手中的裤子扔在地上,赶紧把信封拆开。

“宁儿,务必把鱼身人像护好!另外,我很好,不用担心。”

是青姨的字迹!

既然都写信回来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在哪呢?

无数个可能原因在我脑海里翻涌。

我衣服也顾不上穿了,急急忙忙往客房跑,一出房间门便看见张离坐在店门口自顾自地喝茶。

“张老,我青姨来信了!”我把信递了过去。

“信?”张离眼中闪过一丝惊诧,转而又微微一笑。“确定是你青姨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

张离接过信,却不着急看。

“没错!”我斩钉截铁般点了点头。

是啊,为什么不直接发消息或者打电话给我?

写信。那么送信的又是谁!

我自幼睡觉极浅,稍有动静就醒。那个人又是如何在不惊醒我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信送过来的!

直想得我头皮发麻。

“张老,我青姨干嘛不直接打电话给我?”我道出心中的疑惑。

“或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吧。”张离把信放在茶几上,“依你说的你青姨已经离开好些天了,她又是怎么知道鱼身人面的!另外,她要此物做甚?”

“这……”我倒吸一口凉气,无言以对。

沉默良久。

“唉。”张离叹了口气,“鱼身人面之事看来与你青姨有关。也只能等你青姨回来了。”

等。是啊,只能等。

我心事重重地靠在货架上,翻看着上面的东西。

不知不觉两天又过去了,青姨依然不见回来。

这天,张离走到我身旁坐下,往茶杯里倒了半杯茶,朝我看了一眼,笑呵呵道:“何须烦恼,静候佳音便是。”

“你怎么知道是佳音?”我微偏着头,反问道。

“放心,你青姨,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张离将杯中的茶似喝酒般一饮而尽。

“今天你随我上市场去,我们去采购些东西回来,如何?”张离咂了一口茶。

青姨的事怎么也想不明白,不如跟过去买东西。我摸了摸下巴,重重地点了下头。

张离从椅子上起身,往门口走去。

“到底来采购什么?”

我们在市场转了老半天,什么也没买。

张离看着两旁琳琅满目的货物,沉着声音说道“采购东西的事不着急,此番带你出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说完张离转过身来,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缓缓道:“看看你的本事。”

“看看我的本事?”我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张离解释道:“有时候,好东西不会自己上门,需要你自己去寻找。既然你青姨下落不明,你也算是一店之长了,不会找东西可不行。”

我一愣,若有所悟。

又往集市前走了一段路,突然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咦!”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怎么?”张离问。

我说:“你……你看玉铺门口那对夫妇。”

张离的目光随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那玉铺门口,一胖一瘦两夫妻正从玉铺里走出来。

那妇女衣着华丽,足足有两三百斤重,肥肉像是要冲破衣服的束缚,狠命的往外挤着,膀大腰粗。再看她身旁那男子,虽然同样是衣着华丽,但瘦得几乎脱了相!依靠着胖女人的搀扶才得以直立行走。

张离盯着那对夫妇,沉默良久。“宁知,你看那男子,有什么异样?”

我仔细看了看那男子,只见他瘦得几乎只剩了一副空壳,双目无神。

“我看他周身好似有阴气环绕。”

“不错,好眼。他一定是被什么东西吸了精气!”

“张老,你看,阴气是从那男子的左手指间散发出来的。”

我定睛朝那男子左手指间看了看,“好像,好像是一枚玉扳指!”

“玉扳指……”张离略一沉吟,“一定是那东西作祟!”

我暗暗吃惊,照张离这么说,那玉扳指应该是青姨所说的奇物了,甚至是一件邪物!

看着那对夫妇渐行渐远,我对张离说:“要不咱们追上去问问吧,他们快走远了。”

张离却缓缓地道:“不着急,他们两如此特殊,不愁找不到。先随我去玉铺打听情况。”

看来张离对那玉扳指也产生了兴趣。

进了玉铺,只见掌柜面前放着一只大箱子,掌柜的正喜笑颜开地摩挲着里面的东西。见有人进来了,合上箱子,抬头笑着对我们打招呼:“两位,买点什么呢,最近新到了一批玉镯在那边,有兴趣看一下吗?”

“不不不,我们不买东西。”我赶忙摆了摆手。

“不买东西?”玉铺掌柜皱了眉。

“哦,掌柜的,我们是来打听一下刚才那一胖一瘦两夫妇的情况的。”张离开口道。

更多

类似:民间邪物商人应用

相关资讯
网友评价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