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仙侠> 魔乱天下,娘子是妖女

更新时间:2020-07-23 22:21:39

魔乱天下,娘子是妖女 连载中

魔乱天下,娘子是妖女

来源:快阅 作者:紫色石头 分类:仙侠 主角:奇勋,焰儿

魔乱天下,娘子是妖女主角奇勋焰儿小说故事情节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令读者爱不释手。在遥远的世界尽头,天与地的中间,存在着一个完全由冰封组成的地方,称为冰世界,控制着世界的温度。由于极度寒冷,没有神仙妖魔敢随便前来打扰,孑然傲立于各势力之间。在这个冰世界中冰皇拥有操纵“冰之火”的独特能力,“冰之火”是冰寒冷到极致后由冰中发出的蔚蓝色火焰,是冰世界力量的源泉,法力的根基,传说“冰之火”保存在一个极其秘密的地方,传说保存地的钥匙是一把用冰凝结成的钗。传说……,传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绮丽炫美的七彩幻雪飘飘然自天而降,将整个冰世界妆点得七彩斑斓。位于冰世界最高处的常寒殿更是张灯结彩,到处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爹爹,天上下彩虹了,好漂亮啊!”一个小女孩指着七彩幻雪高兴的手舞足蹈。

“是啊,今天可是册封护国长公主的日子啊!”小女孩的爹爹也显得兴奋十足。冰世界已经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尤其是最近这几年,魔界一直蠢蠢欲动,扰得冰世界不得安生,也不知他们用了什么办法,竟能够不畏冰世界的寒冷,每次骚扰的时间越来越长,希望护国长公主能给冰世界带来新的力量,驱逐魔界的滋扰。

冰皇高高的坐在常寒殿的最高处,威严的俯视着芸芸众生。梅贵妃坐在冰皇左侧方,雍容华贵的雪狐披风将紫梅色长袍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了一点紫色立领和一点点紫色袖口,更加妆点的梅贵妃秀丽妩媚,一双丹凤媚眼透着皇家威仪,让人不敢直视。冰水儿侧立于梅贵妃身后,水粉色貂皮大氅衬托的她更加的高傲冷绝,一身的冰寒透骨而来,狠狠咬着的嘴唇显示着此刻极大的不满。

冰皇右前方侧立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公子,约莫十一二岁的年纪,水蓝色的大氅显示着其尊贵的皇太子身份,眉眼间像极了宝座上的冰皇,更像极了五年前那个被烧死在冷宫的云皇后,是的,此人便是冰皇与云皇后的皇子冰泉。这个翩翩少年自五年前的那个下午便不再会笑,因此,所有的人都知道皇太子比冰之火还要寒冷万倍。

仙乐缈缈中,头戴冰蓝色玉质束冠,身着水蓝色长氅,有着明显婴儿肥的小可爱在小顺子的陪伴下从玉阶下袅袅走来。

小顺子告诉焰儿父皇就在玉阶上边等着她,只要她能够自己爬上这又高又长的玉阶父皇就会非常高兴,父皇已经好久没抱过她了,为了能够让父皇高兴,焰儿的两条小短腿在努力的快速挪移着。小顺子用手牵着她,生怕焰儿在这又高又滑的玉阶上摔倒,要知道上边可是有的是人等着看她出丑并且在找机会阻止这场仪式,甚至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可惜小公主还太小了些,根本不明白这些事,冰皇更不允许他们教她这些尔虞我诈。

“父皇!我好想你!”终于爬上了这又高又长的玉阶,焰儿一眼就看见了高高坐在正位上的冰皇,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小顺子真的没骗她,她可是好久都没有见到父皇了,父皇好像一直都是好忙好忙的样子。

“小公主,快跪下!”小顺子公公可是吓坏了,这还了得?被梅贵妃抓到把柄就死定了,赶紧把焰儿拽住,偷偷的提醒她快跪下。

“哦!”焰儿左右看了看,两边还或坐着或站着好多人,尤其父皇左边的女人好恐怖,她身后站的那个小女孩好像就是那天打自己的那个人。而父皇旁边站的那个大哥哥也一脸严肃,一双眼睛好像要刺透她一样,好不吓人。玉阶两侧则站了好多人,有些人好像正努力的憋着不让自己笑出来,是在笑我吗?这些人好可怕,真想回云翔殿和找香儿他们玩。焰儿乖乖的听小顺子的话跪在了大殿的正中央。

“成何体统!堂堂长公主怎么能一点礼仪也不懂?”梅贵妃凤目一瞪,紧跟着起身跪在了冰皇面前,“臣妾请罪,是臣妾教导无方,还请陛下准许臣妾带回去重新加以教导。”

“啊?陛下恕罪,是奴才没有照顾好小公主,奴才知罪,还请陛下宽恕公主殿下的年幼无知。”小顺子赶紧磕头请罪,开玩笑,真让梅贵妃给带了回去小公主还有命吗?这几年梅贵妃不是没打过云翔殿的主意,只是殿外守卫森严,殿内又有香儿照应,即便有梅贵妃内应也一直都没得逞,今天竟是光明正大的抢人了。

“你们都起来吧,是朕不准小公主学习这些礼仪的,梅妃要怪就怪朕吧!”冰皇说的波澜不惊,却惊呆了下边或跪或立的一众人等,这得是何等的宠爱啊!冰水儿更是气得恨不得撕了身上的水貂。

“传旨!”

“传旨!长公主冰焰儿年满五岁,其母云氏,查当年云氏妖媚惑君一事纯属莫须有罪名,云皇后贤良淑德,端庄得体,有母仪天下之范儿,操持后宫十三年,未有过错,为褒奖其功德,诉于天下人尽知,追封云皇后为贤良高德皇后。长公主冰焰儿出身尊贵,有乃母之风,加封其为护国长公主,司云翔殿,钦此!”

“有请陛下赐护国长公主环佩绶印!”

冰皇缓缓抬起右手,一股强劲有力的寒风直吹向冰焰儿,冰焰儿的腰部瞬间多出来一个冰蓝色腰带,上边还挂了一个白玉小铃铛。

冰皇起身,接过小太监奉上的一方大印,缓缓走到焰儿面前,“焰儿,以后你就是我冰世界的护国公主了,你要事事以冰世界为先,一切以冰世界的利益为重,懂么?”

“嗯!”焰儿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在她幼小的生命力没有什么比父皇更重要了,虽然不太懂父皇话里的意思,但父皇说的一定是对的。

“我不同意!”冰水儿跑过来跪在了冰皇脚边,“父皇,她根本不会法术,又怎么能成为护国长公主呢?她根本就是个笨蛋,什么都不懂!”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惊呆了全场,所有人全都齐刷刷跪在了大殿之上,记忆中,冰皇自打即位以来从未发过脾气,更何况是当众打自己的亲生骨肉。

“梅妃,这就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女儿?”冰皇幽幽的话语转向了梅贵妃,梅贵妃饶是如何强势,此时也已经吓得瘫软在地上了。“梅贵妃教女不当,削去贵妃位份,贬为庶人,即日起入住冷宫,冰水儿争强好胜,出手伤害亲姐姐,着入私学由内务府教导。”

“陛下,是臣妾教女无方,求陛下饶过水儿,饶过臣妾吧,臣妾定当竭尽所能教导水儿。”梅贵妃万万没想到,当年轻轻松松的打败了云皇后,这几年冰皇对自己也是宠爱有加,更是后宫大权再握,却这么轻易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请陛下三思!”梅丞相出来叩首,“梅贵妃操持后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请陛下三思,收回成命!”

“哦,是丞相啊!”冰皇坐在了宝座之上,抬手示意冰焰儿起身,小顺子赶紧把焰儿扶了起来。“丞相却认为该如何办理啊?”

“臣认为,水儿公主尚且年幼,不能没有母亲的教导,况且还不够年龄进入私学,还请陛下看着与梅贵妃多年夫妻感情份上,饶了他们母女一回,如若再犯,陛下再惩处不迟。”

“哦?丞相是这么看待问题的?那当年的云皇后丞相又是怎么说的?看来丞相可是有点双重标准啊!”

“陛下,臣对陛下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丞相请看这是什么东西?”冰皇抬手,地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密盒,上边有一个明显的由六颗星星组成的六边形图案,这是魔界的标志,全殿又是倒抽冷气的声音,“这些年魔界蠢蠢欲动,其探子在我冰世界待的时间越来越久,朕早就怀疑有人给他们提供能量的援助,否则任何魔族都无法在冰世界的严寒中存活,丞相的这个魔盒做得可精的很啊!”

冰皇打开盒子,竟是一股暖流流淌出来,瞬间温暖了整个大殿,是冰世界的强温术,专门提供给来访使节调节自身温度的法术,一般由专司外交的涉外部从五百米深的寒冰中提炼而出的,其提炼过程十分的复杂费力,要由十名500年以上道行并达到育冰期的长老才能提炼,而五年前云家失势后其家族所有的育冰期长老就失踪了,原本因圣旨上有“诛九族”一说便未引起大家的主意,只是近年来各家族长老相继失踪,算算确实有十位之多了,如今看来,却原来都是丞相搞的鬼。

“陛下,微臣冤枉啊!”梅丞相磕头如捣蒜。

“再看看这个,你还冤吗?”冰皇右手虚空一抹,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屏幕,正是梅贵妃和梅丞相在密谋此事,真真的有图有真相。

梅贵妃和梅丞相已经彻底瘫软在地了。

“拉出去!”冰皇一甩袍袖,已不愿再看他二人一眼。在焰儿的加冕典礼上处理这样的事非他所愿,原本还想再留一留,挖出那个潜藏在二人身后的指挥的人,现在看来自己终究还是没沉住气。冰皇闭上了眼睛,懊恼不已。

朝焰儿招招手,焰儿快速的跑了过去,“宝贝,吓坏了吧!”此时的冰皇已与刚才的冰皇判若两人。

“焰儿不怕,父皇不气!”焰儿小大人似得拍拍冰皇的胸口。

“父皇再送焰儿一个礼物!”冰皇朝殿外招了招手,从侧门进来一个着灰色紧身衣的八九岁小男孩,小男孩恭恭敬敬的跪在了大殿中央,“幻奇勋参见陛下,参见公主殿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儿,他叫幻奇勋,是父皇送你的五周岁生日礼物,你可高兴?”冰皇干脆把焰儿抱在了膝上,宠溺的问。

“高兴,谢谢父皇。”焰儿大方的送上了一个香吻,惹得冰皇高兴的哈哈大笑。

“各位爱卿平身,万望各位爱卿能够以冰世界的安危为重,不可再让此等奸佞小人迷惑。”冰皇双手轻托,整个大殿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暖力将自己托起来了,此等法力确实不容小觑。看着冰皇怀里的冰焰儿,冰水儿气得满脸泪痕,再加上母妃和舅舅都被带走了,孤立无援的冰水儿也瞬间没了气势,只能委屈的在一边掉眼泪。

一直站在冰皇身后的冰泉则面无表情的冷冷的盯着这一切,算是给母后一个交代吗?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玄幻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剑与魔法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