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军事> 征服纪元

更新时间:2019-12-26 21:45:13

征服纪元 连载中

征服纪元

来源:落初文学 作者:怪先申 分类:军事 主角:薛天,司徒依兰

主角是薛天,司徒依兰小说《征服纪元》是由怪先申创作的优质军事类小说。扛过枪站过岗,开过饭馆进过厂……人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可三百六十行做了三百五十九行的薛天一点也不相信这句话。所以,当他以一炮而穿这种悲壮的方式来到另一个世界后,他就笃定的认为,这一定是老天爷对自己上一世苦逼人生的补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晋军卒的执行力很强,建设力量也很恐怖,这是薛天在天色暗淡下来之前,面对着一栋栋拔地而起的木制军寨时最大的感慨。

一根根粗大的木材并排着插地三尺,从地基到墙体一气呵成,上以竹条和茅草为顶,下以干沙和卵石铺垫,干爽而又清新,极具原始建筑风格。

新建起来的军寨木楼还需通过烘烤去除湿气后才能入住,这是薛天强力要求建楼军卒们必须去办的事情。

所以,当一丛丛火堆从那些个刚搭建好的木楼之中腾腾燃烧起来的时候,军卒们很是担心自己一天的辛苦劳动成果会不会被这一把火烧掉。

刘奎仍旧在发疯,在亲眼见证了薛天把石炭点燃,并且亲耳听薛天说这种东西山那边的地梗子下还有很多以后,他就犹如同一个执宰天下的残暴君王,在这片不算太过宽阔的河滩上死命的压榨起了广大军卒们的劳动力。

负责伐木扎营的军卒刚把手里的活计做完便被他安排去挖煤了,负责去捕杀毛羚的军卒也被他早早的叫了回来加入了挖煤的队伍,就连刚充当了一回救美英雄的铁朝旺也没能得到一丝半刻的休息。

刚把昏迷的一男一女带回营寨,还没来得及自吹自擂一番自己英雄救美的事迹,就又被刘奎三两脚踹去挖煤了。

“这女的应该不是晋人!”

在一顶相对玩好的帐篷内,薛天蹲坐在地,贼光灼灼的看着身前穿着暴露且昏迷不醒的女子。

“她本来就不是晋人,能穿成这样出门的只能是蛮夷之辈,我大晋女子可没有这种妖艳货色!”

刘奎一脸的鄙夷,隐含仇恨的话语之中尽是对异族人的不屑与嘲弄。

饶是此女足够**,也没能勾起他半点yin秽的念想,这一点,明显比正在用手去摸人家%.口探心跳的薛天出息得多。

“哎……刘大哥,来看下有没有办法把这个面具弄下来!”

“没办法,这面具上有机关,除非用砸!”

刘奎说着,顺手抄过一把早就准备好的链子锤,抡起就要往女人戴着面具的头上砸去!

“哎哎使不得使不得!”

薛天赶紧阻拦出声。

“刘哥,你不喜欢也不能辣手摧花吧,好歹也是个美女,杀了岂不可惜!”

“自从举世伐晋以来,此等蛮夷之徒八方入侵,我大晋不知有多少儿郎因此魂散沙场,不知有多少家室因此破裂,所以,蛮夷之辈皆是我大晋寇仇,杀了便杀了何来可惜之说!”

“你这话可就偏颇了,蛮夷之辈也分好坏啊,来来来,你要是真想杀人,先把这个欲行不轨之事的登徒子杀了再说!”

薛天说着话,一把扯过来了一个赤着上身,同样昏迷不醒的精壮少年,直接就塞到了刘奎手上的链子锤下面。

“听铁朝旺**说,他遇到这俩人的时候,这家伙**都脱掉一半了,若不是他出手及时,这女人可能就被他当场祸祸了!”

“哼!干了又怎样,一个蛮夷之地的卑jian女子,被我大晋儿郎上了是她的福气!”

刘奎依旧一脸不爽,但终究还是收起了链子锤,暂时打消了杀人的念头。

“铁朝旺那***就是个不长脑子的,这么明显的身份特征都给老子看不出来,还出手伤了自家兄弟,等下回来老子不揍得他四季花儿开才怪!”

“这个我赞同!”

薛天毫不犹豫的举手赞同,为了不让刘奎再有辣手摧花的心思,赶紧转开话题问道:

“对了刘哥,从这家伙脱下来的那身普通的叶子甲来看,他应该是我们大晋某个军州的府兵才对,可参加此次邱平会战的都是我西北边军一属,内地的府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没有直接回答薛天的话,刘奎手在腰间一抹,拿出了一块长三寸宽一寸的铁牌牌递给了薛天。

“自己看!”

这种铁牌牌薛天很熟悉,不但他身上就有一块,这里所有的军卒都有,这是大晋军士的身份牌,等同于他那个世界里士兵证一样的东西。

他接过铁牌,一眼就看清了上面印刻着的两行小字。

“天北府衙,低级府兵燕飞!”

“原来是天北城的府兵,可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

“这个天知道,不过从他铠甲的受损程度和卷了刃口的执刀来看,他曾经历过一场恶战!”

“你的意思是说他是从天北城里逃出来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

“不可能!天北城距此至少还有一千里地,而据你得到的消息所说,联军渗透过去的那支军队抵达天北城也就四五天的事情,就算这家伙从战斗一开始就逃,你认为他能在短短五天的时间里徒步越过一千里的距离来到这?”

薛天左右扒拉着昏迷少年的脑袋,满脸的狐疑。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五天奔袭一千里对普通人来说难以办到,但对有一种人来说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刘奎鄙夷的瞅了薛天一眼,傲然道。

“想我大晋千年辉华,武道修行者有如过江之鲫,擅行路奔之辈更是不知凡几,区区一千里的距离,莫说是此类英才不放在眼里,就算是我天启山刘奎,也能在五天之内一气奔袭!”

“他是武道修行者?”

听刘奎这么一说,薛天神情大骇,赶忙停止了扒拉人家脑袋这种极不礼貌的行为。

在这个世界里,要说武道修行者有多么强大他薛天本身不清楚的话,那他融合的另一个记忆里却是再清楚不过。

在他的另一个记忆里,他就看到过一个只凭一把铁刀就杀透了敌军三千军阵的强悍存在,就连一个只修行了一点武道皮毛的刘奎也能徒手搏杀一头丈许高的黑背熊瞎子,这就足够证明武道修行者的强悍了。

“不仅他是,这女的也是,而且这两人的实力都很强,至少我不会是他们其中某一个人的对手!”

刘奎淡淡的说道。

“操!早说啊!”

薛天闪电般的收回正在抚摸人家**的手掌,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并急急的退开了几步。

“那你现在还要阻止我杀她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必须得杀,快下手,趁他们还昏迷,你一锤子一个全都干掉,不然太他娘的危险了!”

薛天满脸的后怕,急切的怂恿着刘奎杀人,再没有之前半点的怜香惜玉之态。

“这男的是晋人,不能杀,要杀就杀掉这个蛮夷女…”

“不不不,这男的要是换在以前当然杀不得,可现在我们的人不但坏了他的好事,还干了他一棍子,鬼说的准他醒来之后会不会把我们全杀了泄愤!”

听薛天说得有理,刘奎也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现在,但凡是任何可以威胁到自己这群人安全的因素,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将之扼杀在摇篮之中。

可就当他准备听从薛天建议对昏迷的二人下死手的时候,却是突然感觉眼前一花,然后手上忽的一轻,链子锤就脱手了。

刘奎一呆,目光下移,惊讶的发现,前一刻还躺在地上的**少年忽然之间不见了。

然而还不待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冰冷冷的,愤怒中夹杂着些许稚气的声音便自身后响了起来。

“有种再扒拉我脑袋一下试试!”

燕飞赤着上身,一手拧着链子锤,一手揪着薛天的脖领子,眼瞳之中凶光毕露,神情狰狞可怖。

“还一锤子一个想把老子也干掉,我他娘的跟你有仇啊!”

更多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幻想修仙小说
  3. 奇幻小说
  4. 军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