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鬼妻如玉

更新时间:2020-03-22 17:50:42

鬼妻如玉 连载中

鬼妻如玉

来源:有书阁 作者:袋鼠 分类:灵异 主角:韩天霖,韩雅依

鬼妻如玉是袋鼠最新著作的灵异小说,主角韩天霖,韩雅依小说剧情行云流水般,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棺材找上门来,村民因它而死,爷爷因它失踪,我也被卷入各种怪事之中。为了查清真相,我选择背井离乡,深入深山,最后却发现那棺材中躺着的,竟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我之前的直觉没错,洛成栋确实对我不怀好意,只是他一直隐藏得太深,我竟然把他当成了一个大好人,现在想来,也真是讽刺。

他之前从赵新杰手中救下我,也只是为了避免我被浊本会活捉。他想支走韩雅依,也是尚存善念,尽量少杀人。后来一直不动手,也只是为了从我口中把仙宫的真正地点套出来。

我抽出水云刀,对着洛成栋,“能让韩雅依先走吗?”

洛成栋摇摇头,“对不起,现在一个都不能走。”

韩雅依终于忍不住了,“洛先生!韩天霖,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何要兵戎相见,有什么误会好好说不行吗?”

我大喝一声,“不行!跑!”,一把将韩雅依推出十几米远,然后甩动水云刀,向洛成栋打去。

洛成栋身形一晃,来到我身后,一掌拍在我肩膀,我喷出一口鲜血,抬头看见韩雅依在远处哭泣着看着我,步步后退,想离开又不敢走的样子,我大喊着,“走啊!我撑不了多久!”

又一掌拍在我的背上,我喷出鲜血,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水云刀用力的横向甩去,水云刀变成五米多长,细得如同蚯蚓,刀绳在我身上回转后,又转到了身后的洛成栋身上。

洛成栋猜到了我的企图,想要跳开,但来不及了,水云刀化作的绳子坚硬无比,极具韧性,在我和洛成栋身上环绕几圈,将我俩死死捆在一起。

“唔啊!”

洛成栋仰天大吼,倒举着莲花宝剑猛砍水云刀,但只打出点点火星,水云刀毫不见损。

韩雅依终于明白了我的良苦用心,犹豫着跑远了。

我口角垂血,意识渐渐模糊,恍惚中,感觉刀绳还是被挣扎开了。

想起那把枪,刚掏出来,白光一闪,手枪被砍成了两半,枪管掉落在地。

我终于撑不住了,闭上眼,黑暗中我露出一丝微笑,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就这样结束吧!

噗!

是刀刺穿皮肤的声音,是我被刺死了吗?但为什么感觉不疼呢?

我勉强睁开眼,洛成栋跪在我身前,手中的莲花宝剑还高高举着,正一脸诧异的回头看,一把生锈的菜刀砍在他的脖子上,鲜血淋漓。

而在他身后,站着一个满身是血,恶鬼般狰狞的人,赵新杰!

赵新杰越过洛成栋的肩膀对我打了个招呼,“哟!臭小鬼,闹内讧了?嘿嘿嘿!这个渔翁之利我就不客气的接收了!”

洛成栋扑到地上,赵新杰在他身上搜了一番,把黄符都拿走,藏在怀中的仙宫地图也夹在其中被一并拿了,莲花宝剑和我的水云刀也到了赵新杰腰间。

他又扶起我,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红色药丸,强行塞进我嘴里,“臭小鬼,你可不能死啊,否则我们会长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药丸进我肚子里,腹中渐渐烫热难忍,又散遍全身,不过之前挨了洛成栋两掌的地方却不再疼痛。

正静等恢复的时候,赵新杰把我两手往背后一扭,捆住了,然后戏谑道,“小鬼,你的姘头呢?”

我转身‘呸’了他一脸,“你说话干净点,我和她之间清清白白!”

赵新杰把脸抹了一把,也不生气,抓着我的两手,“行了,废话少说,跟我走吧。”

我转头看了眼惨死在地上的洛成栋,想不到这看似云淡风轻的一代高手,最后却死在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之下,无人安葬,真是世事难料。

接着,我就像个囚犯一样,被赵新杰押着向东南方向而去。

走了几个小时,我滴水未进,跟赵新杰要水喝,他却哼了一声,“对不住,为防你闹事,等会儿出了花棠山,上了接应我们的车后,你吃香喝辣的都行。”

我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你说你们的总部在东瀛,现在是要押我去东瀛吗?”

赵新杰没说话,嗯了一声。

我冷笑一声,“原来你是个汉奸啊,给东瀛人办事?”

赵新杰用力一扭我手臂,疼得我直吸气,“你说话客气点,我们会长是华夏人,浊本会里也确实有几个东瀛人,不过那都是为了和当地人交涉才吸纳入会的。”

我缓和过来,“为什么不回国呢?你们跟玄机门斗而已,可毕竟也是华夏人啊?”

赵新杰咬牙切齿,“你以为我们不想吗?当年玄机门赶尽杀绝,我们会长如果留在内地恐怕会死,不得已才去了东瀛,他???哼!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再多嘴我用符封理你的嘴!”

又走了几个小时,天色渐暗,我却担忧起韩雅依来,她一个人在花棠山中,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风声,声音很古怪,就像一口漏风的风琴在演奏一样,还不时传出‘咕噜咕噜’声,又像浸了水在里面。

赵新杰也觉得不对,让我停住,两人躲在树后面。

过了会儿,那声音没有了,他正要再出发,脚下的泥土突然沸腾起来。

地震了?!

很快发现不是地震,像是无数人的脚和马蹄子在地上奔跑的声音,那么多人和马踏在地上,使得大地都震动了。

可是这深山野沟里,又是大半夜的,怎么可能有人行军呢?况且现在行军打仗,都是开装甲车和坦克,哪还有人骑马冲锋?

赵新杰拉着我跳到树上,我抬头,借着月光看到远处的树林上面,有一大片尘土飞扬,正向我们这里冲来。

轰隆!轰隆!

声音震耳欲聋,我心惊胆战,赵新杰也脸色煞白。

这时,一众黑色人群终于冲了过来,越过我们所在的大树。

这群人足有一千之多,还有两百多匹马,为首的举着把破破烂烂的绿色三角军旗,上面绣着个我看不懂的字,好像是‘魏’。

“你们这附近有人拍电影?”等这群人跑过之后,我身后传来赵新杰颤颤巍巍的声音。

我虽然也吓得够呛,但听到他害怕,还是略为小爽,“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又没什么美景,哪来人拍电影?”

“那???那刚才下面这群人是谁?”

我摇了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虽然惊恐,但这不能影响赵新杰的计划,他带我下去,又催着我快走。

刚走没几步,前面出现了一片空地,赵新杰猛的拉住了我,我朝空地看去,那中间站着个黑乎乎的人影,头低垂着,戴着一顶荷叶帽,手上还拿着把细细长长的类似铁锹的铁器。

那伙盗墓贼的头头?

我认出他来,但他不是带着四个年轻人去盗墓了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赵新杰不想多事,拉着我向后退去,然后绕过那片空地,正要再继续走,突然又停住了。

前面的密林子里,荷叶帽的影子还是低垂着头站着。

我感到赵新杰抖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口中暗骂,“好重的尸气,尸鬼挡路吗?哼!管你是什么尸,敢挡你爷爷的路,我烧了你!”

黄符飞出,射中荷叶帽的身体,呼啦一声,黄符不点自燃,火焰顺着荷叶帽的身体蔓延开来。

赵新杰得意的笑了一下,但很快,他的笑容凝固了,荷叶帽身上的火焰又迅速萎缩,回到了黄符上,黄符掉落在地。

“难道不是尸?”赵新杰自言自语。

我问他,“什么是尸?僵尸吗?”

赵新杰瞪我一眼,“闭嘴!跟着洛勇林那老头这么多年,你居然连五尸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都学了些什么?”

我还要问五尸是什么,赵新杰松开我,向密林中的荷叶帽拱手施礼,“不知道朋友是哪路的神仙,要与我浊本会过不去?鄙人赵新杰,要是之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先给你赔个不是,如没其他事情,还请给我们让个道。”

荷叶帽依旧不动。

赵新杰又低骂一声,“不知好歹的东西!要不是今天有急事,我非打得你灰飞烟灭不可!”

说完,又抓住我,绕了更大一圈,可再看前面,荷叶帽依旧稳稳当当的站那里,仿佛在嘲笑赵新杰的无能一般。

赵新杰彻底怒了,把我捆到一棵树上,然后抽出莲花宝剑,掏出黄符迎天一洒,宝剑当空穿插,将那些黄符都串到剑上,一挥剑,所有黄符燃烧起来。

怒喝一声,向着荷叶帽冲去。

一剑砍下,荷叶帽的身体凭空消失了,赵新杰意识到不对,缩了下脖子,向四周观察。

他没看见,荷叶帽的身影从他头顶垂降下来,来到他背后,张开嘴,竟伸出蛇一样的两头尖黑信子,信子越伸越长,凌空绕住了他的脖子。

赵新杰低头一看,不知是怒还是惧,大叫一声,举起莲花宝剑乱舞一通,打到发累才停下来,荷叶帽又不知道去哪儿了。

半响,赵新杰不知又发什么疯,挥着剑大喊大叫,上面的黄符早烧光飞没了,他举起剑,跟玩杂耍一样,把剑吞进了喉咙里。

噗!

鲜血当时喷涌出来,可他还不停,更是用力的吞剑,吞得越深,血涌得越多,最后身子一软,躺地不动了。

我被捆在树上,想要逃走也不行,周围又陷入了安静中,我看着远处赵新杰的尸体,心中万分恐惧。

半响,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我起了一身寒毛,紧闭双眼,不敢动弹。

沙沙怪声一直来到我跟前,似乎就紧贴着我的面孔,我几乎能闻到一股咸鱼发臭的腥味。

就在我以为自己逃不过去的时候,身子一松,捆住我的绳子断了。

我睁开眼,荷叶帽就直挺挺的站在我面前,拿在手里的不再是洛阳铲,而是莲花宝剑。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悬疑小说
  3. 女主爽文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