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总裁> 因债成婚:总裁太精明

更新时间:2020-07-26 05:14:37

因债成婚:总裁太精明 已完结

因债成婚:总裁太精明

来源:追书云 作者:秦蓁 分类:总裁 主角:景夜白,许宁夏

主角是景夜白,许宁夏小说《因债成婚:总裁太精明》是由秦蓁创作的优质总裁类文章,剧情非常的有趣,情节新颖,讲述了背负着十亿的债,许宁夏嫁给了景夜白,此时两个人才认识一天不到。原以为大家利益交换,很容易各取所需,互不相犯。她以为自己是他的逢场作戏,却不知自己早已成为他的一往情深。任外面风雨肆虐,他只想将她护在怀里,直到有一天,作为律师她亲手将他从神坛上拉下来……高高在上的太子爷,至此,沦为阶下囚。她转身,背影决然坚强,可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早已泪流满面。这一生,爱与恨,原来早已,纠缠不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啊不要!!!”

许宁夏尖叫一声,从梦里惊醒,冷汗涔涔地坐起,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身边的chuang铺。

chuang是冰凉的,连被角都没有掀开过。

景夜白没有回来。

三个月前订婚那晚的场景,却仍然历历在目。

窗外一道急速的白光划过,紧接着,一道惊雷炸开,大雨如泼,狂风吹得窗帘狂舞。

她下chuang关好窗户,擦了把冷汗。

正准备回chuang上继续睡觉,手机,却响起了。

是陌生的号码,尾号却牛得很,五个9,本市的。

她接通电话,压在耳边,“哪位?”

电话那边静默了好几秒,才传来一道支支吾吾的声音,“嫂子?我是阿辰,这是夜白的手机号啊!你没存他的号码啊?”

许宁夏:“……请问有什么事吗?”

阿辰?她努力地回想了几秒,才想起来这个人似乎在自己的订婚宴上出现过,是景夜白的朋友。

“夜白他晚上应酬,喝得有点多,之前他让司机和助理都回去了,你也知道他的身份,找代驾我们都不放心,我们几个也喝了点酒。所以,嫂子你看……”

许宁夏捏紧了机身,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我地址。”

找遍世界上所有的理由,许宁夏也不可能对醉酒的景夜白坐视不理。

她换好衣服,开车出门。

车上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一点。

从小到大都是学优生,作息时间比伦敦大本钟还精准的她还是第一次在这样的时候出门。

路上一路绿灯,连车都没有几辆。

她的小奥迪停在了音乐声震耳欲聋的PUB面前,下车。

按照阿辰说的地址走进去。

她喜静,以前从未来过这种喧闹的地方。

而身上此刻穿着这套白色的香奈儿OL套装,还有披散在肩后如清水挂面一样的头发,也显得和这里的气场相当不和。

一路走来,无数眼光盯着她。

包厢在二楼,门半掩着。

昏暗的灯光下,一群人玩得不亦乐乎。

景夜白坐在长沙发的最中间,漂亮的五官轻易地就能让周围所有人瞬间沦为他的陪衬。

他的衬衫解开了好几颗纽扣,露出精壮的%膛,单手给他点烟,另外一只手,若有似无地滑过他的%膛。

美女不知道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惹来景夜白勾唇一笑,令这暗夜陡然生光……

原来他玩得如此尽兴……

许宁夏收回放在门把上的手,打算就此离开。

“嫂子?来了怎么不进去?”阿辰从洗手间方向过来,顶着一头黄发,醉眼朦胧地看着许宁夏,“夜白就在里面。”

“我知道,我先……”

回去的话还没说完,阿辰已经单手一推,直接把许宁夏推进了包厢,“夜白,我把嫂子给你叫来了,免得你开车回家危险!”

阿辰嗓门本来就大,包厢里原本开着音乐也没有人唱歌,他这一吼,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地扫过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还啪地把灯也打开了。

整个包厢一下子透亮起来。

里面的一切,无所遁形。

沙发旁,有一对在当众接吻,男人的手已经伸进女人的裙摆。

窗帘前,散落着各种内衣物,窗帘后又交叠在一起的身影,还有**啪的水泽声不断传来……

许宁夏站在原地,脸哄地一声就红透了。

尴尬像病毒一样在她的全身蔓延,弄得她呼吸都不自在了……

这样的画面,她从前只是听说,从未见过。

她想走,可那些视线像从地下伸出来的手一样扣住了她的脚,让她进退不得。

一道视线,不轻不重地从沙发中间传来。

与略显失措的她对撞。

是景夜白!

他噙着浅笑,依旧懒散地靠在沙发上,“你来了。”

艾1魅的声线,语气熟稔,风轻云淡的模样,并不惊讶她的出现。

景夜白微挑着眼尾,轻眯的视线落在许宁夏身上,叫她只觉得浑身的毛孔张开了叫嚣着要离开这个地方。

所有人都在等着许宁夏开口。

许宁夏表现得太过沉稳,半点怒意也无,清润的眸子望着景夜白,缓缓道:“景少。”

“呵。”景夜白俊美的脸上绽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紧紧盯着许宁夏的脸。

那一声轻呵,含着轻讽,有些冷傲,淡漠得许宁夏捉不住景夜白语调里的深意。她抿了抿唇,继续道:“我好像……来得不是时候。”

众多目光仍旧凝在她身上。

“我过会儿再来。”

许宁夏实在笑不出来,就那么干巴巴的站着,一米六八的个子在偌大的房间里显得笔挺又有着一股子倔强的劲头。

在场的人,她在婚礼上见过,多多少少有些印象。可景夜白不动,她也没敢看别的地方。

看哪里都不合适。

“过会儿是多久?”景夜白终于开口敲碎空气里尖锐的尴尬。

许宁夏瞥了一眼景夜白搁在他腿上那个女人腰间的手,又倏地别开目光,微垂眼睑,“你们什么时候玩好,我就什么时候来。”

“不在这里,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收场?”景夜白挑了挑眉毛,唇角浅笑着,湛深的黑眸却望不到底。

“我……”没等许宁夏说完,景夜白拍了拍身侧的位子,“留下来。”

许宁夏头皮一紧,景夜白的十亿不是摆设,债主有吩咐,她再不喜,也只能照做。

几步走过去,即使此刻许宁夏站着,仍旧无法压过景夜白那股子浑然天成的凌冽气势。无论何时,他总那般矜贵优雅,惯常噙着浅笑,眸如清流却更似寒潭。

等许宁夏坐下,房间里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突然关了灯。

男人的欢笑,又窸窸窣窣的挑逗着许宁夏的神经。

景夜白仍旧搂着那个女人,一切又恢复到方才那副景象,丝毫没有因为许宁夏的到来而改变什么。

坐在景夜白的旁边,她挺直着腰板,局促得双手交握,却并不伤心。

猜你喜欢

  1. 总裁豪门小说
  2. 婚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