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职场> 职场宫心计

更新时间:2019-09-13 05:52:23

职场宫心计 已完结

职场宫心计

来源:掌读520 作者:书生问路 分类:职场 主角:沈星俊,卢笛

由书生问路创作的职场小说《职场宫心计》,主角是沈星俊卢笛小说讲述了这是一个职场生存的故事。落难的千金被一张亲切的笑脸迎进了一家装饰公司,有了栖身之地的女主激发潜藏能量一改往日的小姐脾气兢兢业业的工作,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避免不了被骂被罚,有同事被开除,有同事意外受伤被送走,还有同事被诬陷,辛苦奋斗一整年,离开公司时一分钱也拿不到,还被财务告知倒欠公司钱......这是怎样一个残酷的现实世界呢?女主有过一千次要离开公司的念头,然而每次职场换新时留存下来的人当中却都有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说要见业主的,她说要沟通接洽的,她说要对客户负责的,这他妈的就算负责了,搞不定了两脚一提,撂担子给其它人,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是她是个见习监理。

一窍不通好么?

切!

卢笛看着毛坯房火大,提着脚往墙上一踹,谢先生进来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卢笛缩回来的脚,不发一言,拿着手里的手机直接打电话。

“喂,彭总,我要求换监理。”

卢笛只觉得头都快炸熟了,什么也顾不上,忙去拉扯谢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试试你家的墙结实不结实。”

谢先生甩开她:“滚。”

卢笛深悔啊,好死不死的干嘛恰好被他给撞上了,篓子捅大了,她央求谢先生,用眼神暗示他,彭总每次接到客户的投诉急得不行,这一次更甚,那是急得嘴角冒泡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道歉是上上选,他不停地向谢先生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管教不严,我跟您道歉。”谢先生的怒火发泄出来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员工,这是谁的房子,这是我的房子,我疼还来不及,爱还来不及,她一上来给我踹个脚印在上面,你说有多气人吧,这种员工算人吗?有素质吗?我真的要质疑你们公司的能力了。”

一通话将彭总骂得孙子似的。

卢笛不停地吐气,懊恼,再吐气,再懊恼。

听着彭总不停地说好话,谢先生不停地抱怨,敢情刚才的不说话都在憋着一口气呢,真倒霉,她不时地拿眼睛去看谢先生,谢先生竟然不看自己一眼。

卢笛从厨卫阳台上找了一块抹布,拿过来擦刚才踢的脚印,一点一点抹干净了,身后也安静了。谢先生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当她停下来时,谢先生说话了:“我们老板要见你。”

他还有老板。

谢先生其它的话不肯多说一句,右手拿着手机打电话,左手拿着纸巾擦鼻涕,淡淡的飘出一句:“你的生死掌握在我们老板手里。”

卢笛倒吸了一口凉气。

按照约定,卢笛到了对面的连锁炸鸡店等着谢先生的老板,不多时,一个穿着黑衣黑裤外形俊郎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拉开卢笛对面的椅子坐下了。

他的身后站着谢先生还有另一个个头跟谢先生一样高的男人,那个男人的样子比谢先生好看一点,只是相对谢先生而言好看那么一丁点。实际上也还是丑得很,他的脸是四方大脸,远远看着,四四方方如缩小版的小电视,眼小无神,且倒吊着。

这老板上哪找俩这么丑的员工,她的生死掌握在谢先生手里,谢先生又全听他老板的,间接的说她的前途确实在他老板手里。

卢笛刚要开口,谢先生的老板示意她别说话。

他抢在她前面说话了:“我姓谢,我叫谢少卿。”

然后呢?

他叫谢少卿跟她有几毛钱关系?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把房子交给你做。”

卢笛的眼珠骨碌碌转动着,她择轻就重地问谢少卿:“谁的房子?”

“我的。”谢少卿答得干净利落,卢笛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谢先生,谢先生面不改色地注视着前方,卢笛心想:且听他说说他的条件,能够答应便答应,不能答应趁早走人。

“你的条件是什么?”

谢少卿的眉目一转,淡然地说道:“把你们老板娘约出来。”

彭夫人?

开什么国际玩笑,彭总确实长得矮又不好看脾气还特别的暴躁又罗嗦,她是有良心的人,拆散人家婚姻这种事情她宁可断头也不会去做。

“干嘛不自己约?”

“她不愿意见我。”

“出卖我的人品成全你?”卢笛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出师不利的撞上这么一茬,还以为苦尽甘来了,终于可以做监理了,谁知麻烦才刚开始。

谢少卿伸出食指在她眼前晃:“这不叫出卖,交换。”

卢笛深深看了他一眼,不是交换,他是早有预谋,她敢肯定即使她没有踢那一脚,谢少卿还是会有别的理由让这个谢先生把她带来这里谈他的条件,即使负责这套房子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他也一样有办法叫那位负责他房子的监理答应他的要求。

不用明的,他也还会用暗的。

生意上能做成功的,看起来都阴险。

既然这样,倒不如答应了。

“好,我约。”

卢笛亦抢在他前面说道:“时间,地点由我来定。”

“不能太晚。”

卢笛与谢少卿达成协议之后,谢先生当即打了一个电话给彭总,百般替她说好话,求情,让彭总无论如何留下卢笛这个人才。

电话另一头的彭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跟江工说道:“客户心,海底针,刚才还乱吼乱嚷的要换掉卢笛,现在提出来留下卢笛的也是他们。”

江工扬着嘴角笑道:“咱们公司现在正缺人手,都遣散了,咱们就成光杆司令了。”

彭总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手一挥说道:“那就给她一次机会,看能不能将功补过了,不过她毕竟是新手,她这块你得留心多盯着些,别砸了公司的招牌。我也是相信你才愿意给她机会的。”彭总不改唠叨的毛病,说起来没完没了。

连江工听得都害怕,幸好他的手机响,他忙着接电话跟工人沟通,间接的绕过了彭总的罗嗦。

卢笛从工地回来之后,她脑袋里想的不是如何开展装修工作,而是怎样不动声色地把彭夫人给约出来,以往,她很少在意彭夫人,总认为她是彭总的老婆,同时也应该是彭总的耳目,所谓说多错多,不说不错,因此,与彭夫人的交谈仅限于日常的问候“吃饭了”“洗澡了”“上班了”“下班了”

其它的,连彭夫人的一双儿女卢笛都很少问及。

突然之间要与她热络,卢笛不知从哪里下手好,童优优走了过来,卢笛随口问她:“燕燕呢,怎么不见她下来吃饭。”

童优优嚼着酸萝卜,从她嘴里喷出一股子萝卜的酸气,她说道:“你不知道,燕燕病了。”

“什么病?”

“伤风感冒呗。”

“我上去看看她。”

“诶~~”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了,平时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作派,童优优端着碗跟着卢笛上了三楼,燕燕戴着口罩,不见咳嗽不见流涕。

童优优从她身后上来,燕燕一眼注意到她,“你来啦!”招呼也是向童优优打的。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小说
  2. 都市小说
  3. 职业小说
  4. 励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