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异能> 英雄传奇之初逐鹿

更新时间:2020-07-14 02:38:48

英雄传奇之初逐鹿 已完结

英雄传奇之初逐鹿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云逸清轩 分类:异能 主角:燕飞云,沈明月

《英雄传奇之初逐鹿》主角燕飞云,沈明月小说人物性格描写的细腻到位,剧情写的很是精彩,金无畏放下手中卷宗,离开了将军府。几乎与此同时,燕飞云一脚踏出了客栈的大门。长安古城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蒙面人长刀入鞘,摘下了黑色面巾。

  “飞云,最近好么?”

  声音铿锵有力,别显一番雄壮。

  “二哥!”

  燕飞云喜出望外,立即掷刀在地,飘身而下。

  两双手紧紧相握。

  这一刻,又何需言语;那一握手,就将心中情感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片刻前的生死之势,早已被兄弟情深所取代。

  高季鹰收回大手,用力拍一拍燕飞云的肩头。

  “好小子!想不到你的武功一日千里,我变换了九种手法,竟然不能取胜。”

  “二哥,月色昏暗,我没能认出你来。怎么清瘦了这么多,难道身体不适?”

  “浪迹江湖,时遇危机,再没有当年的安逸生活,身体自然而然就消瘦了。最关键的是我使用一种外门功夫,有意让你看不出我的形体。否则,你怎会和我生死相斗,我又怎样测试你的武功达到了什么境界?”

  生死相斗,不比师徒喂招。

  不仅比拼内力、招式,更是比拼经验、胆力、机变。

  高速搏杀中,许多招式刚刚使出一半,就需要根据对手的反应而变化成另外一招,绝不可能像独自练功之时使得那么纯熟到位,威力就打了折扣;而同样一招,虚实之间,可能是杀招,又可能是诱招,全凭着瞬间机变,顺势而用;变招拆招,甚至是潜意识的行为,稍有不慎,就有死伤之虞。

  三国时分,关公斩颜良、诛文丑,威震华夏三十余载。颜良、文丑乃是河北名将,要说真实本领,与关公不相上下。可惜颜良不知机变,文丑徒自胆怯,终为关公刀下亡魂。

  燕飞云轻轻活动着手腕,五指用力握拢,松开,再握拢,直到发软的手臂重新恢复了力量,才停止了动作。

  “幸而只是测试武功,这份凶险简直是前所未有。”

  话音刚落,他就开始摇头。

  这一场拼杀,是他生平第一次拼尽全力出手应战,既然是第一次,以往当然不会遇到类似的凶险。

  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说些废话。

  难道是受了沈明月的影响?

  高季鹰哈哈笑道:“飞云,我出手自有分寸,难道当真会伤害你么?如果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你怎能真正突破武学限制,进入另一个境界?”

  燕飞云点点头。

  他又能说些什么,只有点头。

  现在看来,原本不怀好意的厮杀似乎出于好意。不过,这份好意是这么惊心动魄,令人不太情愿承受。

  高季鹰继续说道:“高手搏杀,讲究以己之长,克敌之短。你的轻功在我之上,因此你应该采取游斗或遁走的策略。如果继续硬拼下去,早晚会陷入危险境地。”

  “是,我会牢牢记住这次教训。”

  “你天性谨慎,聪明过人,弥补了经验不足的缺陷,这一点我很满意。武学一道,各大流派各有所宗,正所谓殊途同归。依照我的看法,你应当充分发挥自身特质,将胸中一片浩然正气融入刀法之中,当你练到那种境界的时候,就连我也望尘莫及。”

  燕飞云的目光中渐渐地放出神采。

  冷清的月光轻轻挥洒着,无力遮掩目光中闪耀的神采,两种光芒相互辉映,秀美的面庞上更增添了几分神韵。

  这个刚傲的年轻人短暂地陷入了沉寂之中。

  他的内心中飘浮着一种说不清的释然之情,他正在捕捉这淡淡的心绪。

  短短几句评价和建议,有如一盏明灯,照亮了迷茫的心路。

  那正是他捉摸了很久,而不能确定的答案。

  他修习武功,完全在于独自不断探索,有时遇到困惑,却没有名师指点。高季鹰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说明自己以往的努力没有白白浪费。

  高季鹰默默注视着,没有打扰燕飞云。

  这个可爱的年轻人,将来一定前途不可限量。

  高季鹰相信自己的判断。

  因为他自信。

  这一点,他一直没有改变过。

  清朗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二哥,你为什么夜闯长安镖局,引发这种不必要的冲突?”

  “那只是一个误会。我初到长安,不知道那是长安镖局的居所。”高季鹰迅即挥去脑海遐思,淡淡说道,“一个月前,我开始追捕一名盗贼,居然一路追杀到长安城,还不能完成任务。我心思焦虑,就趁着月色,搜寻那盗贼的藏匿之地,无意中闯入了长安镖局。”

  “不知道王镖师的伤情会不会很严重?”

  燕飞云自言自语地说道,眼神却在注视着高季鹰。

  高季鹰笑了。

  他笑得很狂放,和燕飞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飞云,不要太拘谨。那两名镖师突然跳出,出手极为狠毒,我才想教训他们一番。你放心,我用截脉手法点倒那家伙,伤势不会严重。”

  “那就好。”

  燕飞云心中坦然了很多,

  没有伤亡,就不至于结下仇恨。

  高季鹰问道:“你是在长安镖局做客么?”

  燕飞云有些羞愧,说道:“小弟为生活所累,刚刚在长安镖局谋得一职,恐怕要在镖局耽搁一段时间。”

  高季鹰剽悍的面容上浮现出不悦的神情。

  以燕飞云的情况来看,一定是他主动辞去官职,流落江湖。

  这么重大的事情,也不仔细思虑,实在是草率。

  高季鹰抑制着内心的恼怒,缓缓说道:“飞云,我一向倾慕你的为人,欣赏你的才华。对你而言,修习武功的目的不过是强身健体,何必卷入江湖是非?所谓乱世之朝廷,胜于平世之草野。依我所见,你还是应该选择为朝廷效力;我给你推荐一个门路,保证你可以顺利地再入仕途,抒展胸中抱负,为一方士民造福。”

  燕飞云说道:“小弟受性格所局限,实在不适宜居官。我已经厌倦了那种往来逢迎的生涯,决意另走一条途径。”

  高季鹰沉吟着说道:“既然如此,我不再劝你。江湖险恶,你慢慢品味,将来有不顺意的时候,记得找我这个哥哥,我自然会鼎力相助。”

  燕飞云心潮起伏,说道:“好,我记住了。”

  以他们的情谊而言,如若说些感谢的话语,反而显得生疏而多余。

  浓厚的情谊,使他想起长安城中的金无畏,随即讲述了和金无畏结拜的经过。

  出乎意料的是,他看到的是沉默,不由心情微微紧张起来。

  高季鹰沉思了很久,才说道:“好,就这么办,相信冷大哥也不会有意见。至于金大哥这个人,我相信你的眼光,绝不会令我失望。等到我们四人相聚,重新定盟。

  燕飞云的心中充满了喜悦。

  三位兄长都是好男儿,他绝不会看错。

  “三哥,你在追捕什么人?镖局在长安一带还算有点儿份量,有镖局的帮忙,你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高季鹰听到燕飞云换了称呼,而且关心起自己的事情,心中暗笑不已。

  长安镖局岂止“还算有点儿份量”,其力量又岂止在长安一带;长安镖局的势力究竟有多大,一直是个谜。

  龙伯威遇刺,听说伤势非常严重;如若龙伯威伤重而死,江湖大势必将从此改观。

  他决定还是不要询问龙伯威的伤情。

  于是,他笑着说道:“不用,这个忙很难帮得上。那家伙的身份,我并不清楚。他非常奸狡,善于藏匿,有几次,他几乎就甩脱了我的追踪;其实在追踪这门学问上,天下能胜过我的人绝对不超出五个。”

  燕飞云也在笑,笑的有点坏。

  他真想问问这位自信的哥哥,既然你擅长追踪,为什么还没有抓获贼人?究竟是人家的逃匿本领高明,还是你的追踪本领更高明?

  高季鹰慨然叹道:“那家伙武功极为高明,不在你我之下,尤其是一身轻身功夫,更是上上之选。不知道究竟是我在追杀他,还是他牵着我鼻子走。”

  “怎么会招惹这么厉害的对手?”燕飞云很少有好奇心,真想不到三哥竟然说出这么气馁的话来。

  “那家伙不知采取什么方法,盗取了东海派镇派之宝——定海珠。宝珠名为定海,其实是辟毒圣物,据说与东海派所修习的武功紧密相关,东海派的兴衰成败,就取决于这颗宝珠的得失。我受东海派重托,自然就得追杀那家伙。目前来看,我只有逼迫他无处可逃,在武功上一决高下,才有可能完成任务。”

  “你找回宝珠以后,能不能先借给我一用。唉,要不是我必须尽快赶赴京师,必定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燕飞云心头扑扑直跳,迫切的声音中流露出少许惋惜。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奇幻小说
  3. 武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